2009,快乐与悲痛混杂的一年

2009-12-31

12月31日,2009年的最后一天,快乐与悲痛混杂的一年。

清楚记得2月里,妻子站在父亲的写字台旁,父亲坐在那里,笑呵呵的看着妻子那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扭头对我说“应该是个儿子……”。端午节,父亲意外离世,母亲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孙子没有爷爷了”。是呀,等9月这个6斤6两的小伙子出世时,父亲肯定在天上看着他,肯定还是笑呵呵的。可母亲抱着这个孙子,眼泪却止不住。

父亲离世后,家承中医成了我最忧虑的事情:没人真正继承、学习中医,这个中医世家还能称呼的下去吗?7岁的小侄子倒是坚定的要学习中医,每当有人问“长大了干什么?”,他总是坚定、自信的回答:“长大了当中医,考中医大学。”——可父亲离开,环境消失后,小孩子的想法能持续多久?

小侄子自出生就紧随父亲,完全处在中医大夫行诊、配药、治病的环境中,对中医也算是很有缘分。打小有个不舒服的就由他爷爷配药,熬好放温、灌入奶瓶,原想这大人都不易下咽的小孩怎么愿意喝呢?没想到不用哄、不用劝,小家伙自己抱着奶瓶就喝干了。五岁熟背 “十二经脉温凉补泻歌”、“脉诀”。父亲常喜悦的讲,“两个孙子让我带到18岁,就都是个好中医大夫。”不愿父亲的愿望落空,可该怎么办?后悔自己当年没有真正学医!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8月份,和几位朋友商量,想办一个纯粹的中医馆之类的小店,请相熟的老大夫坐堂、授课,即是创业,也为后辈提供一个学习环境,可相关部门转了一圈后,才发现要正正规规的办个这类机构还真是不容易,牵扯的部门太多,自己也没有能力承担所有的费用。可我还是不想放弃家承中医,不论怎样总要在日常生活中给后辈们点滴的影响。

10月份,和母亲整理好父亲遗留医学笔记,清点了一下家里的常备药材,去药材市场买回些所需的药材。往年父亲在换季时常配些方药给自家人、朋友调理,现在就由我来做这些事情吧。还好,原本这些采购、制作之类的事情就是我们做的,十多年下来,对这些还算熟悉。

网站也有快一年没有真正更新过。父亲去世、小生命的降临、想开医馆的努力让我一直无暇整理资料。记得05年,对父亲说:“回头空闲了,我就跟你一起在家坐诊,你看个病人,我就帮你记医案、整理,再发到网上去。将来侄子、我娃都能学。”那时虽住在一起,却只有下班后才能见面,父亲常常看我在电脑前整理中医资料,有时会对我说:“你看的医书比我看的都多了,要是再实践一下多好……”。他还是很希望我能学医的。

现在仔细看看这个网站,父亲的医案却仍是95年草草记录的那几个,这几年自己干什么了?怎么这么一点点事情都没有为父亲、为后辈们做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