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祖父[王绍棠]祖母[邢顺芳](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王美云 2010-01-03

孙媳 王美云  写于 南郊紫薇田园都市 2009年12月7日 周一 阴雨

爷爷王绍棠,又名王作化,祖籍河南省扶沟县曹里村人,黄河岸边。解放前,黄河经常大水泛滥,又加上国民党蒋介石故意挖开河堤想挡住日本人,也害了黄河两岸老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丈夫王提仁生在战乱年代,自小和爷爷、奶奶、老奶奶(爷爷的母亲)在农村老家一起生活。三位老人视孙子为命根子。童年的记忆总是美好的。老奶奶给他讲老鼠嫁女故事、小花狗找朋友……。爷爷、奶奶又教他如何识别好坏人,保护好自己。

提仁常说,爷爷属龙,他是井泉水命,爷爷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爷爷。

我第一次看见爷爷和提仁,是迎面走在大街道上,就是现在的西安市西门里儿童公园附近。爷爷的样子很威严,他的气质和派头一见就令人敬而生畏,孙子显得文气,很听话的样子。

我认识他们,是在1968年,那是一个什么年代?十年动乱刚开始的第二年,工人不上班,学生不上课,大街上和学校里整天乱哄哄,大游行、大字报。随时能看见被批斗的人。脖子上挂着大牌子游街,群众斗群众,拉着尸体游行,人人自危,人人害怕。国家主席刘少奇尚且保不了自己性命,何况我们小老百姓。一生行医、治病救人的爷爷也被说成是黑大夫,被批斗,抓进公安局审查,没有法制,无处讲理。家中又被抄家,挖地三尺,抄走了全部生活用品,吃饭也成了问题。

爷爷一生清贫,被诬陷、受迫害,有家难归、四处漂泊流浪,在新疆又待了多年,64年代到了西安。为了爷爷、奶奶能定居下来,孙子又去了甘肃农建十一师生产建设兵团。68年最艰难的时候,孙子从兵团回来,还是黑人黑户。现代的年轻人无法理解当年的户口对一个人有多重要。就是说,你没饭吃、没工作、低人一等。孙子去破烂坑捡破烂,奶奶也去,换一点钱来填饱肚子。

爷爷很有修养,从不训人、骂人,就是别人做了错事,比如:米饭夹生、面条没煮熟,他也从不抱怨。那时我们都太年轻,不理解老人心,不认真背医书。学中医太苦了,从小就要背药性赋,背脉诀,背十八反歌、温凉补泻歌……,太枯燥乏味。现在想起来,还是恨自己没听老人言,学做一个中医好大夫。

爷爷一生敬业,为人宗旨、做事准则是:救急扶危、良心济世。光看他用毛笔手抄的医学书籍,写的诊病记录,就明白他把一生精力都放在了治病救人上。晚年的他,受政治迫害和心脏病双重折磨,还买来大厚本的医书,认真阅读、研究、学习,研制药物。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还在给人诊病。好中医大夫都是心太累、累死的。78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没赶上现在的好日子。

爷爷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看见重孙子、逗孙子玩。爷爷喜眉笑脸、喜笑颜开,天伦之乐、喜于言表,那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悦。重孙子有点病,爷爷吓得犯心脏病、尿小尿。

怀念祖父[王绍棠]祖母[邢顺芳](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六十年代,爷爷奶奶原住在西门里东举院小学隔壁,院子住着三户人家,有一户是街道干部,她没事干就监视着爷爷,只要有人找爷爷看病,她就去汇报。弄得他们无法居住,只好搬到三桥租间小房子。孙子提仁拉了一架子车生活必需品,就是全部家当。

在三桥住了不长时间,又因为找爷爷看病的人太多,当地派出所找上门来,又住不下去了,只好搬到农村糜家桥村居住。多亏了好朋友 张天才 大哥,他找了一户老实巴交的农民的房子,每月5元房钱。破木板钉的门也无需上锁,大家都穷的响叮当。

附近的人都来找爷爷看病,他们拿上几个鸡蛋、端碗面粉,或是买上一斤点心,那个年代已经很奢侈了。爷爷从不开口给人要钱物,奶奶还把家里好吃的东西拿出来,分给周围的人吃。

有一次,有个女孩子来求医,爷爷给她开了方子,她没钱买药,爷爷又掏出身上仅有的两元钱给了她,她给爷爷下跪磕头感谢。她走后,爷爷对我说,她再不吃药命就没了。那个时候全家人身上从来没超过五元钱,这类的事情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