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预感、神奇的巧合(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王美云 2010-01-03

老伴第二次住院,也就是08年4月份,我内心尤其感觉很不好,感觉爷爷在叫孙子去极乐世界。悲痛之余,我在爷爷像前烧香念叨:别让你的孙子受如此病痛折磨,保佑你的后代。

老伴出院后,我说是爷爷救了你,感谢爷爷神灵。说来也怪,老伴不知何时弄来几棵小松柏栽在后门,我心里特别扭,儿子把它拔走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去年腊月十六日,他又住进了医院,我对老伴说,爷爷太想你了,让你去呢。我真的我连焚香祷告的心都没有了。好不容易起死回生,正月十五出了院。

农历五月端午前夕,老伴还是离我们而去,消息传来,一夜未眠。但第二天晚上睡得特别好,一觉醒来,桌上放着纸笔,那是老伴平常写字用的,我也三十来年没动笔写过东西,但那天,提起笔来、一气呵成,是他的意念传给了我,我也不会竖着写字,却是竖着写的。

写完后,我让小朋友看看,问能看懂吗?他们说能看懂。作为悼词,第二天就在追悼会上年了。我哪有提笔成章的本事,是老伴神灵传给了我,让我写的。

九龙山公墓

他终年64岁,而我们家的电话号码尾数也是64,这部电话用了十多年,我心里总是别扭这个数字,又总觉无法改变。

那天他走的时候,乘坐的车尾号是171,九龙山墓园地址号也是171。几十年来,他出行几乎全是风雨相伴,是爷爷在陪他。九龙山、石井村、宝泉寺,这就是我们这三代人的归宿。

终前一周,他说给人看风水,减折自己的阳寿;给心脏病人看病、把脉,病灶都过到了自己心脏。他果然倒在了看完风水回家的路上。

使我更加奇怪的,在07年7月份,他就开始写遗嘱,就已经感到了二、三年后的事情。他过于聪慧,有超人的远见、慈悲的心肠,给所有有缘分的人排忧解难,不分贫富贵贱。这两年来,他总是在交代后事,也许他这一生太累了,加上后期病痛的折磨,他在寻求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