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西药应用杂谈

2010-03-07

今天去朋友家做客,又听到朋友讲什么什么中药里面有西药成分,哪个哪个中医大夫开西药,或是哪个西医用中药,大意是说把好好的中医弄得中不中、西不西,弄的想找个真正的好中医大夫都难得很。的确如此,一个好中医大夫真是很难找,医药方面也的确有这样那样的很多问题,可问题的根结不单单是在政府、社会、医药、大夫们的身上,作为我们这个社会中的一分子,你、我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我看历代的医案,尤其是对盐山 张锡纯的《医学衷中参西录》最为欣赏,欣赏他对西医、西药的态度。全书下来,并未感到他对西医的排斥,反而研查西药并灵活应用,如对阿司匹林,张锡纯称:“阿司匹林味酸性凉,最善达表,使内郁之热由表解散,与石膏相助为理,实有相得益彰之妙也。”“用阿司匹林治关节肿疼之挟有外感实热者,有必与石膏并用,方能立见奇效。”也有大量应用阿司匹林救人与苦难的医案。当今医师哪个能如此细致分析应用西药呢?现在很多中医师在中药里加西药,多是被你我这类消费者所逼!为什么这样说呢?就连我有时用药都希望立刻就好,那恨不得门里吃药、门外就好,可哪有那么多的神迹呢?以前父亲(王提仁)搞药厂时为他人制作清宫丸类药物,自己只负责技术、药品加工。这个药丸按古方分三型六方,要针对不同体质、情况来使用。先开始做的就是我父亲按古方调整所得的药丸,供对方销售,自己也留些给老病号、朋友试试。半月过去,自己这里的实验反馈还不错,可以说是大部有效,基本达到目标。可承销方返回的信息就是无效,这让我父亲很纳闷,忙找了试用的朋友、带着病历为对方现场证明。一番谈话后承销方说:王大夫,你那要带一个星期半个月才见这点效,让我怎么卖呢?最好是当天用当天就见效,这样我们才好卖,人家才愿意买。当时我也年轻不懂事,非常认可这种说法,可我父亲却很是为难,对我讲:不做吧?开个小药厂也不容易。做吧?这样整肯定会出问题。只能是尽量调整,实在不行就不做这生意了。的确如此,调整配方做了几次,最后父亲还是放弃了,自认为自己的水平达不到对方的要求。现实中哪个服药的人没有这样的想法呢?怎么不想想,自己的病是怎样积累下来的,回回都能这样轻松、快意的解决问题!要是如此那医院就不用设住院部了,搞个流水线,推着、架着来的病人直接自己走着、跳着出去多好!

中医讲究和谐,中药也是包罗万象,翻翻药典,自古就有西域传来的药物应用。中医大夫没什么不好意思用西药的,我父亲有时也用西药,关键是看为什么用?是加入这味药的确有很好的效果?还是为了让自己的药好买点?出发点不同,用的方法就有很大的区别,一个是为了治病,一个是为了卖药,这点用药、服药的人也要区别对待。

时常有人问我:到底什么是中医、什么是西医?书上的解释很多,恕我愚钝,常认为:何必一定要区分个中、西呢?只要能真正为患者解除痛苦就是好医学、就会受大众欢迎,才能有他的生存空间。在我愚钝的思想认为:中医、西医都是人类为了自身健康所进行的一系列探索过程!只是出发点不同,研究的方式、方法不同!中医是充分利用自然条件、实践经验的纯经验积累、分析。西医呢?决不能说他没有实践经验,只能说现代西医的实践经验太短!经验积累、分析的还很不够。西医那有一定程度的科学合理的临床试验,比起中医几千年的积累还差得很远。到底哪个好呢?就人类目前对自身的浅薄认识,还不能肯定到底哪个绝对的好,哪个绝对不好。正因为我是这样看待医学,所以我对现在的医疗体制、人文素质也有很大的意见,现在有哪个医师敢像古人那样创方用药呢?一旦药物使用超出法规、出了问题,那对不起打赏‘镯子’来。而只要不超出法规用药,就算是同样的悲惨结果,不要紧,毫无责任。这样下去中医、西医当前的实践活动什么意义呢?经验积累的不是新东西而是某某药物不适用、某某药物有毒性罢了,真正新的东西有多少?——随便说说,个人观点,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