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父亲医术的体会(一)

站长 2010-03-08

我父亲、王提仁,正如我在“本站联系”中所简介的“普通中医大夫”,一辈子也就行医看病,在金钱、名声上没有什么大成就,但一生兢兢业业行医,去世后还是有些老朋友时常到家里看望我母亲,尽管大家状况都差不多却还是希望能帮点什么,在此我非常感激他们。

人们来家里和我母亲、和我常常谈到得都是我父亲、我父亲的爷爷(王绍棠)的医术,尤其是我在跟前的时候。在他们眼里我和兄长没能继承下父亲的手艺是最大的遗憾。我已经在尽力去做,就算自己不能真正学好中医,也尽力为我侄子、儿子创造些氛围,多给他们些影响,希望自己能最差也能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让下一辈能喜爱、学习中医。不过‘师傅领进门,学艺在个人’,尤其是中医,不是谁想学就能学会的,那我父亲的话来说:“要看有没有悟性!”悟性是什么?大概是举一反三、活学活用之类。来的老辈朋友常说我父亲的悟性很高,所举的例子就是常常在诊治用药上打破常规,很大胆。母亲此时就常常接话道:是很大胆,但一个方子下去常常睡不好觉,这样行医有什么好?年纪轻轻头发就全白了!我听出母亲此时话里的抱怨和对父亲突然去世的遗憾,来的朋友也能听得出来,也就不再提用药的事情,而转到父亲的号脉上。

自我记事时起,就听有人称我父亲为“黄河一脉”,依稀知道我父亲号脉把的准。(不过要说明一下,望闻问切中切脉只是诊断的一个方式,我父亲也并非只依靠一个切脉来断定病情。)可是我直到自己放弃学医那时还不太相信父亲的切脉,到我外出工作谈了女朋友后,父亲才让我真正惊讶了一下。——那时我也算跟随潮流,同居之类一个都没落下,有次女友意外怀孕做了人流,此事一直没有告诉我家人。大约半年后家庭聚会,女友心血来潮的请父亲切脉,父亲笑呵呵的应了她,没想这脉一切父亲就对我说道:你把我孙子做了,太不象话!我和女友都惊了,没想父亲真能凭脉断出!家庭聚会有些不欢而散,女友出门还怨我怎么没给她说这种事情摸脉就能知道呢?由此对父亲的切脉才算有了新的认识。

后来母亲和我们聊天说起此事,母亲讲我们小时父亲因为这还惹过麻烦:有次朋友介绍年轻夫妻来看病,父亲一诊完那女的就说你流产过几次、对身体有什么影响落下了病根,还未说完女的就死活不承认,男的也不答应,大闹一场。后来听介绍那夫妻的朋友讲,女的事后埋怨介绍人怎么能给父亲讲这些事情!自己男人对此是毫不知情!介绍人说是我父亲切脉得知的,那女的死活不信,最后也不了了之。那时代不同现在,那时这类事情是不能随便说的,我父亲后来对此方面留意多了。

今天一个父亲的老朋友来讲了父亲诊断、切脉的另一个事情。说是数年前一老朋友被医院诊断为喉癌,转了数家医院都是这样诊断,马上就要开刀。经这朋友推荐、随同他到父亲这里来看看,父亲切脉完毕,说:“你咽喉不适。”那人点头。父亲又说:“可能医院说是喉癌,我想不是,这跟你工作环境有关,经常呕吐造成的咽喉、气门炎症,不用开刀。单用羚羊粉,每天煮水当茶喝。”这老朋友讲那人听了就照此法服用,二、三个月后就一切正常。我想这父亲的老朋友讲的事情不假,但言语难免因对父亲的崇敬而夸大。

我母亲说以前父亲为把母亲从兴平调回西安常常去兴平跑动,那会家里没钱送礼送什么呢?父亲就到兴平附近的农村去给村民看病,那时人穷也给不了钱,但送些鸡蛋、米面之类。于是早上看病下午拎着这些去厂里送礼,靠的就是这诊断功夫,不然哪能那样快呢?后来她和我父亲在一起时从不担心生活问题,无论去哪只要父亲在,哪怕在陌生的地方也总有人招待。

可这诊断功夫不是书本上有的,母亲讲她并未见爷爷给父亲教多少,也就是爷爷切完脉、不吭声,让孙子(我父亲)切,然后说,不对的爷爷也就只是指点一二。我想这可能就是常说的师承,父亲的悟性也就在这种环境下点点积累所得的。可我也知道这种诊断是很费精力,每天早上敢有五六个诊断过后,父亲就需要好好休息一、二个小时,一天下来也看不了几个人。父亲在世时常常羡慕那些专科的诊断,有次与我聊天自嘲道:“这样的专科多好,大体都是这类病,诊治用药都简单,哪像我现在什么病都要看!——大多还是别人看剩的,你说我咋办?只有尽力一搏了。”

有次和朋友聊天提到中医的切脉,朋友讨论说为什么没人结合这些老中医的切脉发明个切脉仪器之类的呢?是呀,这会应该还有不少中医大夫可以切脉判断病情,为什么不花点功夫弄个手腕切脉仪之类的呢?后来上网一搜此类东西真有,不知道有没有实物?回头见了一定要用用,看看能达到怎样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