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1969至70年下乡时的好心人(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写于2010年1月27日)

王美云 2010-03-29

我忘不了那些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过我的老乡们。村里有个长相很难看的人,人们都叫他二怪,又黑又瘦,两只眼睛红眼边,满脸胡茬子,老穿一身黑粗布衣服,使人马上联想到猴子,还是上下一样黑的猴子。他却有一个很年轻漂亮的老婆。女人家在安徽,自然灾害家里没吃的,听说那时候好多地方都饿死了不少人,陕西这里当年还算是较好的地方,能吃饱肚子。她给我说,媒人当时把她领到二怪家,她整整三天没合眼,后来见二怪确实人老实、心眼好,才安心下来,生了两个可爱的儿子,像他娘一样好看。我和别人一样叫他们二哥、二嫂,二哥给过我两次粮票,一次五十斤。我和别人有争执、有矛盾时,他帮我说话,我从内心感谢他。记得有一次我和二嫂回西安,在火车站二嫂上车时不小心被贼偷了包,里面有一些钱和布票,还有村民让她代卖的一些布票,全丢了。二嫂和我吓得脸都变了,我真后悔不该带二嫂回城,不该大意没有交待二嫂把钱放内衣口袋里,害的二嫂丢了东西要赔人家,好多日子愁眉苦脸,那些外债半年、一年可能也还不清,我也无力帮他们。二嫂常说她在本地没有亲人,把我当妹子一样看待,我却无力回报,现在想起来一生憾事。不知他们现在还在不在,有机会去留位村看看他们。

我们一起下乡的四人中,我和那男生一起被招工进了兴平玻璃纤维厂,那姐妹两个因出身不好,可没我们幸运。尤其是姐姐王晓英和村里一男青年,是学校老师谈对象,肚子大了,被县上公安局判“破坏知识青年下乡”罪,审判那天我也去了。小伙子白白净净很不错,动乱年间的牺牲品。后来我听说晓英生下的孩子送了人,她见我还说:“我就是爱他。”后来再没有她们的消息了,也听说有些出身不好的,几年出不了农村,自杀的也有。真是一代人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