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1971年 养母水胎难产(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写于2010年1月8日)

王美云 2010-03-30

我养母是好人,太喜欢孩子,一生怀孕九次。她出身农村,母亲去世早,也没念过一天书,不识字、没文化,加上那个年代也没有较好的避孕方法,听说头两胎刚生下孩子没几天就死了,家里都是大人没孩子,就保养了我。据说生母也是孩子太多,还想要男孩,就把两个女儿送了人。我说满月就抱来,吃养母奶水长大。养母又一连生了六个。四个男孩、两个女孩,日子真是艰难。

71年养母又怀孕了,那时我都二十岁了,在兴平县玻璃纤维厂上班,心里抱怨母亲:养不起孩子还要生那么多。我十多岁时每天放学后首先要抱孩子,母亲才能做饭。最不幸的是,母亲最后一次怀孕竟是水胎,肚子大的吓人,无法睡眠,整夜半坐着。我在外地上班,弟妹小、父亲也不理事,提仁见状着急,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跑了十几里路,把养母接到他爷爷奶奶家。爷爷一看就急了,说这是水胎,很危险,要赶快把孩子生下来。爷爷开了药方,说赶快送去医院,再把药熬了喝。奶奶吓得说:提仁你真胆大,咋不雇辆三轮车把她拉来,摔着咋办?!没钱逼的呗。那时提仁二十四岁,骑车子技术很好,他爷爷又胖,坐到车子后座上,车头都翘起来了,他还能带着爷爷跑。幸运的是养母吃了爷爷得药,第二天在医院就生了,孩子生下来就是死的,我和提仁把她从手术室推出时,母亲难受的直掉眼泪。

等我从兴平县回来,小弟和小妹住在爷爷家,一个三岁、一个五岁,奶奶照顾他们,每天提仁往医院送饭,还打碎了一个暖水瓶。我真从心里感激他们,救了我母亲也救了这些孩子。不敢想象如果没了母亲,以后的日子如何过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