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制作肾脑大补丸

站长 2010-03-30

我开始制肾脑大补丸此药共制成两次,第三次所需的制作的原料刚刚备齐并炮制、粉碎完毕。三次制药前后共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分开算来,每次制药需要两个月左右,功夫都花费在药材的炮制、干燥上。这次的制药的原料从年三十前就准备,正月十五后开始炮制,到今天才算完成,剩下就是炼蜜为丸了。

原料的准备是一次比一次多,按比例讲第一次是1的话,第二次是5,这一次就是20了,将过粗粉后称量不过4公斤多点,这倒让我郁闷的很——没想到成品就这么些!损耗太大。第一次也就够我和母亲吃了不到一个月,看来后期的原料还是要多准备些。原定将粗粉送大姐那药厂粉碎,可以粉到120或是更高,只是担心这点粉不够麻烦的,就带到药市找粉碎机来粉。可粉碎后的细度太差,最多50目左右,无奈还是联系了大姐送去她那细粉。这点量实在不好意思麻烦她,更何况大姐给我的平日的帮助已是很多的了。

三月初这次的药粉在阴干期间就分别取了些小样,送到大姐药厂的化验室做分析,一同送去的还有第一次制成的蜜丸(第一次做好的肾脑大补丸还留了十几个,放到柜子里上面扣了个塑料盖子存放,想看看能存放多久。)。因自己完全按老方法来加工,依照大姐指点,还是要化验看看,做的心中有数。大姐那里就能做各类病菌的化验,但重金属之类更精细的就无法做了,做做自己也安心些。要声明一点:这不是专业鉴定或权威机构检验,只是自己试制过程中无力承担那些费用,请朋友力所能及的检测一下罢了,不是权威数据。

月初的检测中,第一次的蜜丸是合格的,正在阴干的原料大部分合格,但有一样不合格。我想第一次放了两个月后都能合格,那肯定是这次的这个原料在过年期间的保存上出了问题,好在是要分别炮制,就将这部分重新采购、炮制。今天将药粉送去后,也请大姐再次检验一番,这个过程需要24小时,到时希望一切正常。

和大姐聊天中,大姐也提到药品的保存问题,说是有些药品生产过程的确是无菌车间,但最后的成品也往往不合格,想想那繁琐的加工过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为了保证出厂产品合格,医药行业多用放射线照射成品,以便达到合格。我完全明白、理解这些,只是在随父亲制药的过程中也发现中医药方面的另一个特色——中成药的保存。父亲以前做药厂的时候,有一个单子是出口美国,药品也要经过检验方可出口,第一检验不合格,说是有毒性。父亲判断是粉碎机的细小角落清理不干净,有别的药品残留,也对检验的严格、精密很是佩服,将粉碎机拆卸清洗后,又重新加工药品,这次的成品再次检验就合格了。这个过程中没有使用无菌车间或照射之类的方法(在90年左右药厂并未像现在要求认证)。就像我和朋友、大姐闲聊中说的:老祖宗们在当时的条件下,为中药、成药的有效保存应该是费尽心机和用尽方法,传下来的可能是经过实践检验的有效方式。不要误以为我在否定现代科技,现代科技给人们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我又不是迂腐不化的人。而且传统制药方法涉及很多,除了加工工艺,更对原料的采集、切片、保存的要求非常高,中间环节众多,哪个没做合适都不行(这里我要感谢万源药行的李老板,多年来他的原药的确让人放心。)。我们应当科学细致去分析祖先留下来的东西,既不能盲从固守,也不要全盘否定,说不定有些小方法就能解决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