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1998年 和老伴等重游河西走廊(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写于2010年1月19日)

王美云 2010-04-05

回忆 1998年 和老伴等重游河西走廊(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写于2010年1月19日) 回忆 1998年 和老伴等重游河西走廊(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写于2010年1月19日)

老伴有个叔父,远在新疆乌鲁木齐,婶子过世后他也很寂寞、可怜,又不愿意出门串亲戚,也不出去旅游,就整天一个人呆在家里。好在现在电话很方便,他就经常给人打电话聊天。他有十二年冠心病史,他给提仁说,就吃冠心苏合丸。有时也会在电话里让提仁给他说个方子,自己在新疆抓要吃。

01年春,叔父儿媳带着她母亲一起来西安旅游,我们打车去接,下着小雨,在东门外老孙家吃了顿羊肉泡,出来又给叔叔买了两袋袋装的羊肉泡馍。在打车上车时,我关门时不小心把老太太的手夹了一下,吓得我心怦怦跳,直后悔。我和老伴私下说,亲家母都能来西安玩,叔父为什么不出来走走、散散心?记得有一次和叔父通话,劝他来西安住一住,他在电话里哭着说:“我老了,不愿意给人添麻烦。孩子,你有这心意,我已经很感谢你了。”

叔父和婶子我见过两次,98年我们一行六人,有好友张天才和张等柱两口,一同去河西走廊故地重游。那毕竟是这一代人最难忘的一段岁月。老战友相见,当年还是二十左右的小青年,如今已是五十多岁的老人。岁月沧桑,步入这个年龄,身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疾病。

当年的老领导,好朋友热情接待我们,当年的荒漠自己亲手栽的小树如今已是钻天大白杨树。路修的特别宽,走在大路旁,天特别蓝,偶尔才开过一辆拉货重车,远处的房子也被白杨树包围着,路两边葡萄园、啤酒花,好一派田园风光。我羡慕之力居住的人吗,空气如此清新、内心如此平静。

场部也盖起了大楼,历史博物馆里有他们当年的照片,住房是一家一户的小院子,种着各种蔬菜,做饭用的也是煤气,和城市一样。老朋友都来找老伴看病,我们闲着没事就他一个人忙乎。

临走时,老战友在一起拍照、留念,依依惜别,他们还送了很多路上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