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2009年 老伴去世前后自治病(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写于2010年1月10日)

王美云 2010-04-05

09年上半年,我们紫薇都市小区免费给业主体检,我和老伴都去查体,想不到我也是心肌缺血、血脂高、胆固醇高,肝脏也有问题。拿回体检表,我对老板说,有人和你做伴了,我也是和你病的一样。老伴忙说,我可不希望你有病。过了几天,他和大儿子一起到药市买了些中草药,给孙子也配了些。有金银花、升麻、连翘之类的是给孙子的,给我配了十副药,有生、熟地、玉片、鸡内金、三棱、莪术等。多亏了这十副药,老伴去世后,我感到气上不来时就吃上一付,还是挺管用。

老伴后来又发现糖尿病,他那天早上起来说梦到爷爷,说糖尿病就是消渴症,在我记录本上有。果然,他一下就翻到了,爷爷的记录很详细,上、中、下,药方加减,有山药、玉片、生地、菟丝子、茯苓、山萸肉、杜仲、泽泻等待,可惜他这药只吃了一付,第二付没吃完就离开了。

我这人愚笨,最近一个月来,老伴渐渐恢复正常,气色、精神都好了很多,我还以为他的病好了,思想大意了。再加上他本人太固执,想啥就非要干啥,兴奋和激动时心脏病大忌,他恰恰犯了这一点,控制不住自己。长期烟瘾,肺也出了问题。09年春节,他住院一个月,腊月十五到正月十五,完全是用西药抢救过来。市医院的大夫们也是尽心尽力,家人们也尽心尽力。我生气他这一年来活动量太少,夏天把空调开到25度,室外40度,我一进门就冷得打哆嗦。冬天背靠暖气,前面又放一电热器,整天也不出门。每天吃完晚饭,我就像哄小孩一样,求他走几步,他往往走不了二十米就不走了,说脚后跟痛,要回家。现在想来他那也是有了比较严重的忧郁症,只可惜我没找到一个好大夫给他医治。他过于聪慧和固执,对一些先知先觉的事情又敏感,别人都说服不了他。大儿媳也是市医院副主任医师,但医学上讲道理他不听。我找了老朋友中医大夫吕大夫,他也是一生行医,开家小诊所,就是离得较远,开车需要一小时。好不容易哄他去了一次,给他把脉,坐了一会就回来了。他也不坚持吃药,闾大夫说,这病需要坚持吃药,他三十多岁也得了冠心病,出院后,一直长期服用丹参片、维生素E等,坚持了几年,至今没有再犯过。

老伴的突然去世,对我打击太大,感到天塌了,避风挡雨的大树倒了,过于悲伤,晚上感觉得到三魂六魄都跟着老伴走了,半夜爬起来吃了数粒速效救心丸,当时只有一个意念拉着我:我还没写老伴和爷爷家传事情。要不然我也跟着他们去了西方极乐世界。头期有感:九龙山中井泉水 龙戏水来水戏龙。

可能是这么多年习惯了他的指挥,他又去的突然,没一点思想准备,过度悲伤加重了我的病情。有一天突然感到胸口疼痛厉害,去医院作了心电图,还是心肌缺血。儿子让我住院,我也问了儿媳,和他爸的病一样。老伴三次住院,用的西药,我也知道,都是扩张血管的。偏偏他头上有一大疤,血流不畅,在高新医院打针时,头上还鼓了包,而且三次住院一次比一次严重。所以我想还是先用中药自己调理。好在老伴生前也配制了一些中药,专门给自己家人和亲戚好友用的,有清肝解毒、伤风感冒、润燥、利气、去风和血、保胎、安神等,用滤纸包好封口。跟老伴这四十年来,也略懂一些中药常识,就给自己配制一些,根据病情灵活加减。

第一次用药有安神补血气,有远志、枣仁、天冬、麦冬之类,用药三包,大概每包40克;利气药有当归、川芎、党参、黄芪等三包;伤风感冒有柴胡、前胡、连翘、防风、玉片、荆芥等三包。共九包药,用电饭锅煮一大锅,每天烧一次,饭后服用。第一天服三次,早、中、晚,以后每天两次,连续一周。第二周,减去感冒药一包,再服一周,每日两次,第三周再减感冒药一包,共七包,再服两周,就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