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我住院、针灸治头痛(王提仁之妻 王美云 写于2010年1月11日)

王美云 2010-04-05

三十多岁时,我因为胆结石切除胆囊,一直便秘,常吃通便药物,整天忙于家务琐事,也不知道如何保健自己。这两年冬天又常感冒,经常吃一些自己老伴配制的中药,好一点就不吃了。这一次感觉比较严重,儿子、儿媳劝我住院全面检查,在打打针。11月份我就住院了,验血后,白血球较低,大夫说不能用抗生素类药品,要不抵抗力会越来越差。

头三天用的也是中药红花等注射液,三天针剂后,只觉得虚火上头,头疼的好像右上方起了包,本来耳朵里就经常疼,这一次又疼到头上去了。主治大夫又改用参麦之类针剂打了三天,三天后又打丹参、天麻之类。

那天主任查房,我给他说头疼,耳朵内也疼,病史有七八年,时轻时重,稍一感冒,疼痛就加重。主任说主治大夫,你怎么不叫针灸大夫来给她扎扎针?“又快,又没有副作用。”一句话提醒了我,我就去中医针灸科周大夫处扎针。我老伴也是一手好针功,六十年代,他也是在自己身上练出来的。

那时候他在新疆农建十一师,现在的甘肃省玉门镇,刚去住牛棚,天气很冷水盆都是冰疙瘩,后来住地窝子,就是地上挖个坑上面盖个盖,后来就是干打垒,黄土和泥做硬土块垒的房子。每天辛苦劳动后还坚持背书、练针灸,当地村民、同事有病也找他治。拿上几斤白面或一瓶油,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奢侈品了。爷爷常说:提仁把这一手没有丢下,我也就放心了。多好的爷爷奶奶,从小就教他,让他在社会上有个生存本领。

在市第一医院我同样遇到了好针灸大夫、周大夫。他三十多岁,瘦瘦的,戴一副眼镜,很精干。第一次别人扎针,我很紧张,但还没感觉的时候,他已给我耳后和头上扎了几根针。第一次扎完,我感到头上立刻清醒了,不像原来头是木的,效果很明显。周大夫又劝我心情放开,情绪对人很重要,大夫的几句安慰体贴之言,不由我又泪水满眶,多好的针灸大夫。我见他在病房一边给人扎针、拔火罐,完全的传统治疗,一边和患者聊天,就像家人一样,在他身上我看到老伴的影子。中医文化、专业技术、优秀医德医风、后继有人。

在周大夫处,我断断续续扎了十八次针灸,中间停了一阶段,自己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12月份,天气又太冷,就没再去医院。

后来我们收拾房子搬家,可能我这人性格还是急躁,修养不够,干活也累着了,心脏感到难受,二儿子给我配置了些药粉,丹参、三七之类,一直坚持服用数月有余。又感到左脚趾头抽筋,可能是缺钙吧,买了成人高钙咀嚼片,每天坚持,吃了三个月,目前还在吃。

最近我坚持每天早晚外出散步。小区环境很好,门外就是公园,每天早上,公园人很多,走走路,和同龄人交谈一些家务琐事,做做老年体操,看电视、听歌曲,看看旅游频道的各地风景,和孙子经常在一起玩玩,慢慢把自己的心情调整过来。吃完晚饭,我们周围同龄的几个人还要去围着公园走三圈,回家后再拍腿。

这几天感到有些上火,左眼难受,耳朵里也难受,喉咙发干。可能是睡觉怕冷,老开电褥子。年轻时就因怕冷,太爱用电热毯,落下了耳朵根子里疼的毛病。昨晚上,我就没有电热毯,今天就好些。还是要多吃梨,这几天孙子也有些受凉,我买了十多斤梨,去皮去核,切成小块,放些蜂蜜和少量水,在微波炉转一分钟,孙子特爱吃。朋友也送来各式水果,还是要多吃水果、蔬菜,我也经常买些白水萝卜,切片生吃,感觉胃里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