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活用解郁证

中国中医药报 2010-06-04

□ 毛进军 河南省驻马店市第四人民医院

随着现代社会生活压力的逐渐增大,人们的心理应激事件日益增多,怒、恨、怨、脑、烦等不良心态不时地肆虐着人们的心灵,焦虑症,神经官能症等病症也日渐增多,中医认为此病多属郁证,活用经方辨证治疗有较大的优势。在此先举一案。

任某某,女,68岁,头晕、焦虑失眠伴大汗1月余。2010年5月8日初诊。

患者1月前因家务事生气而严重失眠,渐又出现定时头昏晕不适,每于下午1点左右发作,颜面有发热感,大量出虚汗,伴焦虑,心烦异常,曾在某医院诊为焦虑性神经症,服西药疗效不明显,有痛不欲生之感。刻下症见:精神差,心烦,口干不苦,咽干,口渴,纳可,大便可,小便黄。舌暗红,苔薄黄腻,脉弦细。辨证为太阳、少阳、阳明合病,枢机不利,营卫不和,热扰心神。方拟柴胡桂枝汤合酸枣仁汤化裁:柴胡、茯神、炒枣仁、生姜各30克,清半夏、桂枝、白芍、川芎各20克,黄芩、党参、炙甘草各15克,生石膏45克,红枣9枚(掰开)。5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

二诊:药后定时头晕、心烦、焦虑、出虚汗明显减轻,夜可安睡约5小时。上方加大炒枣仁量至45克,加生龙骨、生牡蛎各30克,继服15剂,诸症消失。

按:该案患者体质素虚,因情志抑郁而发病,头晕、心烦、焦虑、虚汗出现有定时,皆在阴阳交替时发作,且发病时有“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休作有时”的少阳中风特征,虽无口苦、咽干、寒热往来等症,但有“休作有时”的枢机不利现象,与“寒热往来”证同,故考虑为小柴胡汤证。另外还有出虚汗等太阳表虚证,心烦、口干、口渴的阳明见证。总属枢机不利,营卫不和,热扰心神的虚实夹杂之证,故以柴胡桂枝汤调达气机,宣通内外,运转枢机,清宣郁热,兼调阴阳、和营卫,促使阳入于阴。《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曰:“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汤主之”,合以酸枣仁汤养阴宁心安神。《神农本草经》谓生石膏:“味辛,微寒,主中风寒热,心下逆气,惊喘,口干舌焦,不能息,腹中坚痛,产乳,金疮。”加之以除烦热。

二诊加大炒枣仁之量在于加强“治烦心不得眠……虚汗”(《本草纲目》引《别录》)之力,能睡好则诸症减轻。加生龙骨、生牡蛎意在加强镇心安神之力,加茯神是因其长于宁心安神。因辨证较明,故药后效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