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医案一则

中国中医药报 2010-06-11

□ 余晖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

俗语说“中医慢郎中”,其实这是对中医极大的误解。山西中医学院第二中医院高建忠老师治疗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从不使用抗生素,单用口服中药,多能在1~2天内解决发热,3~5天内完全痊愈。近期治一患者,即使前2剂药并非完全对证,仍然用5剂药完全治愈。原案整理如下。

刘某,女,25岁。2010年3月8日初诊。

昨日夜归受凉,晨起出现发热,体温38.6℃,伴见咽干、乏力,恶寒不明显。因该患者为笔者舍友,遂通过电话向高建忠老师求治。告之应从少阳论治,处方:柴胡18克,黄芩12克,苍术12克,牛蒡子15克,生甘草3克。1剂,水煎服。嘱药物热服后盖被休息。

当日上、下午分2次服完1剂药,发热即退,患者已无不适。不期次日中午发热又复,咽干咽痛,不思饮食,周身乏力。高建忠老师分析热复的理由,以“食复”可能性较大,同时可能有残余之热邪,处方:连翘15克,牛蒡子15克,桔梗12克,炒莱菔子12克,蝉衣9克,生甘草3克。1剂,水煎服。

药后食欲稍好,仍有发热,次日(即发病第3日)请高建忠老师当面诊治,刻下症见:发热,体温38.6℃,不恶寒,咽痛,不喜饮,纳食一般,大便尚调。舌质红,舌苔黄腻,脉濡数。查:咽部充血,双扁桃体充血、肿大Ⅱ°,表面散在脓点,咽后壁淋巴滤泡散在充血、肿大。辨病为急乳蛾(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辨证为肺胃湿热。治以清化湿热、解毒利咽为法,方用甘露消毒丹加减。处方:藿香12克,白蔻仁6克(后下),生薏苡仁15克,滑石18克(包煎),通草3克,石菖蒲9克,黄芩12克,连翘15克,桔梗12克,浙贝母12克,射干15克。3剂,水煎服。

服药1剂后微汗出,热退。3剂服完,诸症俱失,痊愈。

按:跟高建忠老师之初,高建忠老师即告知,中医没有舌象、脉象是绝不能开药的。但,急病人所急,高建忠老师也经常在电话中给患者开药。不过,他告诫我们,这种做法只适用于熟悉的病人,熟悉其体质和病情,否则绝不可行。

“心中了了,指下难明”,这可能是很多学用中医者对脉诊的感觉。学医之初,总觉得舌诊、脉诊比较模糊,主观性强,不如西医那些检测指标、数字具体、客观。部分带教老师也不太重视舌诊和脉诊,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化验、检测单。跟高建忠老师临证,每见他凭一脉象或凭一舌象出方,或凭一脉象或凭一舌象否定某一方证。本案前2诊辨证没有舌象、脉象的参与,第3诊高建忠凭一黄腻苔外加脉濡数,即断为湿热内阻的甘露消毒丹证,全然不去理会具体病与症。当然,前2诊的疗效不太满意与没有舌象、脉象的辨证支持有关。

高建忠老师临证特别强调辨别外感、内伤,分清伤寒、温病。在辨证论治过程中,强调对六经辨证、脏腑辨证、卫气营血辨证等诸辨证法分别择善而用。而处方时,高建忠老师对经方、时方或单用,或合用,或次第用,灵活而无偏好、执滞。正如本案中,初诊经方,二诊、三诊又为时方。总以方证对应为旨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