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汗法治疗银屑病基本问题辨析

中国中医药报 2010-11-10

□ 张英栋 山西省晋中市第三人民医院

●银屑病是一种生活方式病,是综合因素累积而致的,故需要综合治疗;使用药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非药物治疗中,最重要的手段是温和、连续、持久的运动。

●广汗法对银屑病患者出汗的要求是:夏天不要多,冬天不能无;出汗要符合“正汗三要素”:一时许、遍身、微似有汗。出现红、痒、新、小、烦的“将汗”现象是疾病在向治愈迈进。只要皮损处能够得汗,皮损就会消失。

●如果把遗传物质当做“种子”,把人体的状态当做“土壤”的话,会发现“种子”并不决定发病,种子发芽与否主要取决于土壤的状态。把人体的“土壤”一直调整在“正汗”状态,则不必担心遗传的“种子”会发芽,也不必担心愈后复发。

笔者从多年治疗银屑病的实践中得出一个结论:银屑病皮损处不会出汗,出汗的地方不会得银屑病。基于这个结论,便有了广汗法治疗银屑病的理论探讨和和实践摸索。这个方法在推广中发现有不少地方容易引起歧义,以下即是对一些基本问题的辨析。

以“汗”为目的的治法皆可用

何谓广汗法?简单讲,就是让不“会”出汗的患者出汗,恢复正常的出汗状态,并保持。而出汗,笔者认为需要符合“正汗三要素”——一时许、遍身、微似有汗。遍身是范围要求,是核心,是目标;一时许是时间要求,是保障; 微似有汗是量的要求,是基础。

对于银屑病患者来讲,皮损处能够得汗皮损就消失了,“遍身”得汗银屑病就获得了临床治愈,一直保持“正汗”的状态就不会再犯,即“根治”。广汗法的提出让银屑病治疗的思路变得更宽。

综合治疗,不止于药

银屑病是一种公认的生活方式病,是综合因素累积而致的,故需要综合治疗。赵绍琴教授曾说过“汗法即通过各种治疗方法,包括药物、针灸、推拿、饮食及运动疗法,达到汗出邪去的目的”。笔者将之引申为“任何形式的治疗、有意无意地达到汗出的目的,都可以得到汗出而解的结果。”这就是综合治疗的含义,笔者将之总结为“大四疗”、“小四疗”和“四多”。“大四疗”即天疗、地疗、医疗、自疗;“小四疗”指心疗、笑疗、动疗(多亲近阳光,多做户外运动以蓄积阳气)、静疗(晚上11点以前入睡,保持心态的稳定、不浮躁以通达阳气);“四多”为多晒、多动、多穿、多吃辛味温热食物。

综合治疗中,医生使用药物只是其职责的一部分。非药物治疗可以调动自身正气,截断病的来路,其首要任务是:对于患者的生活习惯及其生存状态作出分析,引导患者自己得出“病从哪里来”,从而“使病人知之而不敢再犯”。药物治疗与非药物治疗二者缺一不可,单靠其中任何一种治愈或者维持现状的想法都是不现实的。

运动求汗“度”的把握

非药物治疗中最重要的手段是运动。运动的原则是《内经》中讲的“微动四极”,即只有温和、连续、持久的运动才是我们提倡的。推荐的运动项目有原地跑、快走、太极拳、下蹲、腹式呼吸等,其要点是“低强度、长时间运动,一滴汗、出遍全身”。以原地跑为例:当以某一速度跑至身上一些部位微热“将汗”的时候,应立即降低运动强度,让要出汗的地方停止加热,不要让汗发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把热蓄积起来,让不容易出汗的地方变热、出汗。

运动疗法的核心在于:以不断变化的运动强度将容易出汗的地方控制在“将汗”状态,让含在体内的热反复冲击那些不容易出汗的区域,使之不断被“融解”。今年8月,一位银屑病病史18年的27岁女患者,在没有服药的情况下,每日运动2小时以上,全身皮损均明显变薄。在此基础上,仅服用中药1月余,已取得自觉症状消失,皮损减退近半的效果。

“将汗”的表现形式

《伤寒论》中柴胡桂枝干姜汤方后注云:“初服微烦,复服,汗出便愈。”这里烦为汗解之先兆,出现并不是坏现象,它预示疾病将要“汗出而解”。在银屑病的治疗中,识别这些先兆是很重要的,认识它们,并且诉之于前,可以免除患者出现这些先兆后的疑虑。笔者将常见的“将汗”现象总结为五个字:红、痒、新、小、烦。

红是皮损基底颜色变红,在慢性病程中这是由阴转阳的佳兆,是气血充盈的好现象。肥厚、色暗、鳞屑多的阴证皮损是无法直接得汗的,变红是得汗的前提,是“将汗”的佳兆。

痒意味着气血由不通将转通,常见于整体状态由阴转阳的进程中,当为佳象。但是气血由通向不通转变的中间过程也可能出现痒,所以对于症状的判断还需要立足整体。痒在患者身上还有其他的表达形式,如“身上一发热就扎”,这时应该保暖、加热、促汗出,千万不可脱衣趋冷止痒。

新和小,指一些新的皮损出现,其特征是皮损小而散。大片肥厚的阴证皮损在变薄或者面积缩小的同时,出现一些散在的、小的新皮损,是邪气的出路由聚变散、由不通渐通的好现象。

烦指火象,指病情由阴转阳过程中出现的、暂时的“上火”现象,如牙痛、起“火疙瘩”、咽肿等。

治疗过程中出现“将汗”五佳兆,是病情由里向外变,由缓向急变,由阴向阳变,由难治向易治变。“将汗”五佳兆简单说就是朝容易出汗的方向变,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症状在加重”,其实是疾病在向治愈迈进。治疗中出现某些症状需要理性思考,而不应盲目视为加重。当然作为医者应该尽量减少表面上看来不利的情况发生,这样做可以减轻患者的心理负担。

不求汗多,但求“遍身”

广汗法强调的是恢复正常的出汗,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多汗”。“汗出障碍”有四种表现形式:不出汗、汗多、汗出不均匀、汗出不解。

汗多属于“汗出障碍”,原因有二:一是汗多通常是容易出汗的地方汗多,汗源减少,导致不容易出汗的地方出汗更难,难以达到遍身汗出;二是汗多会出现“寅吃卯粮”的局面,现在汗多,以后出汗就更难,难以达到持续的汗出。

但有一种情况下短时的汗多是允许的,即对于一部分年龄较轻、体质较好、生机旺盛的患者,应“汗出彻身”;拘泥于“微似汗”会延误治疗时机,促其传变。

四季汗出要有稳态

有学者认为医学应该是“稳态医学”,将恢复和保持人体的稳态做为医学的主要功能,人体的体温在外界的变化中保持着“稳态”,出汗也应该有其“稳态”,而不是有些人认为的冬天不该出汗。

临床上笔者借鉴这一理论,对银屑病患者出汗的要求是:夏天不要多,冬天不能无,关键在遍身。结果获得了良好的疗效。

从“汗”看疗效和复发

广汗法让患者认识到疗效要从“汗”看,而不是从皮损的消失与否看。如果出汗已经“遍身”,虽然身上还有少许皮损,也可以停药自疗;而皮损消失了,但是出汗还没有达到“遍身”,却仍需积极治疗。把治疗的目标由皮损转为“出汗状态”,等于绕过了表象,直接关注皮肤的功能状态,或者说是身体的整体状态。

很多人把银屑病复发的原因归于季节的变化,却忽视了体质变化的累积。笔者认为“体质学说”的本质就是邪气的积累,即“伏邪”——体质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的,量变的时候没有外在表现,不发病的邪气累积会导致质变,体质的质变就是“伏邪”的本质。体质不断地变好,就等于在潜在地治病,而体质不断地变坏,等于在潜在地致病。内因是发病的根本原因,体质的变化、伏邪的积累,是偶然的、渐进的,这是被人常常忽略的,正是这种忽略造成了疾病发生的必然。如果使用广汗法治愈的患者愈后渐渐疏忽了“正汗”的要求,积累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导致疾病的复发。

有人认为银屑病复发与否要看遗传物质,只要遗传物质存在,就有复发的可能。如果把遗传物质当做“种子”,把人体的状态当做“土壤”的话,会发现“种子”并不决定发病,种子发芽与否主要取决于土壤的状态。把人体的“土壤”一直调整在“正汗”状态,则不必担心遗传的“种子”会发芽,也不必担心愈后复发。

“种子”在土壤的某种状态下发过芽,在改变了土壤状态后可以不再发芽,大量的银屑病患者治愈后不再复发的事实可以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