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因塞用 补中益气疗腹胀

中国中医药报 2011-02-28

□ 黄飞 王永瑞 山东淄博延强医院

临床上常遇到虚实夹杂的病人,分清虚实是辨证的关键一步,否则犯下虚虚实实之戒,不但无功,反而加重病情。

2010年12月笔者接诊一患者,女,51岁,患多发性骨髓瘤1年,化疗3次未缓解。症见腹胀腹痛,泻后痛减,胸闷,喜深吸气,乏力,说话多即感劳累,五心烦热,口干,手足麻,巅顶痛,遇寒加重,纳差失眠,小便不畅,大便成形,口舌生疮,身上紧绷感,烘热汗出,畏寒畏热,舌暗红,中后部苔黄白腻,脉弦细数。患者诉自从父亲去世后,心中忧郁,遂得此疾。据此推断肝郁为主要病机,肝气郁滞,横逆乘脾,故而脾虚。以疏肝健脾为治法,方选逍遥丸。二诊患者诉服后无明显改变,仍为腹胀所苦。考虑行气力不够,予柴胡疏肝散加四君子汤,效仍欠佳。三诊时改变思路,考虑到患者身体极为虚弱,原先认为胸闷、喜深吸气为肝郁所致,而两次疏肝并未见效。中气下陷也可表现出胸闷、喜深吸气,脾胃虚弱,运化无力也可表现腹胀,实乃虚多实少之证。故治以补中益气为主,佐以行气。方选补中益气汤、朴姜半甘参汤、甘麦大枣合方治疗。服药7剂后,患者诉矢气较前增多,腹胀减轻,情绪随之好转。续服7剂,患者已无胸闷气短,无手足麻木感,仍有乏力,食后即便。考虑脾气仍虚,加白术至30克,续服。

该例患者给笔者的启发是当病情虚实难辨时,要找主要病机,治疗不效,要及时换一个思路。如认为该患者肝郁气滞,一味疏肝行气,徒伤正气导致腹胀更甚。而换一个角度,补中益气为主,稍佐行气,塞因塞用,获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