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孕案 田淑霄治疗妇科疾病验案(3)

中国中医药报 2011-04-27

□ 胡锦权 席沙 沈 菲  河北医科大学扁鹊医学社

白某,女,30岁,已婚,工人。1996年6月11日初诊。1990年人工流产,此后再未孕。1996年4月做输卵管通液检查,诊为双输卵管不通。平时腰腹痛,活动则两侧少腹痛加重,带不多,月经周期正常,经期4~5天,血量少,色暗有血块,经前、经期乳房胀痛不能触衣,舌正常,苔薄黄,脉沉无力。证为气滞血瘀致不孕。治以疏肝理气,活血化瘀,方用逍遥散加减。处方:当归12克,益母草15克,茯苓10克,白术10克,甘草10克,砂仁6克,赤白芍各10克,香附12克,槟榔片10克,柴胡6克,木香6克,薄荷3克。7剂,水煎服。另:大黄 虫丸20丸,每晚1丸;艾附暖宫丸20丸,每日早晨1丸。

6月18日二诊:腰腹痛减轻,乳房胀痛,前天早上阴道流出大量液体,无任何痛苦,舌正常,苔薄白,脉细滑。上方加橘叶15克,鳖甲15克。7剂,水煎服。

6月25日三诊:腰腹痛减,带多,色白,稠,乳房胀痛,舌正常,苔薄白,脉沉无力。上方加三棱10克,莪术10克。予14剂,坚持服大黄 虫丸及艾附暖宫丸。

9月17日复诊:月经已过,本次经期小腹坠痛,腰酸痛,其他尚好,舌正常,苔薄白,脉弦细。16日去医院B超检查,子宫6.8cm×6.4cm×4.5cm,子宫大小正常,内部回声欠均匀,内膜增厚,双侧输卵管可见液性暗区,左侧0.7cm,右侧0.5cm,双侧卵巢未见异常,诊断:双侧输卵管积液。处方:当归12克,川芎10克,熟地10克,小茴香10克,五灵脂10克,延胡索15克,香附15克,肉桂10克,蒲黄10克,巴戟天12克,山茱萸15克,赤白芍各10克,乌药12克,仙茅10克,泽兰12克,淫羊藿10克,益母草15克。连服两个月。平时坚持服大黄 虫丸及艾附暖宫丸。于1997年6月妊娠,后足月产一健康男婴。

按:造成女子不孕的原因有很多,如宫寒不能受孕、肝郁气滞血瘀未能受孕、肾虚精亏血少致胞宫不能摄精成孕等。《素问·上古天真论》曰:“女子七岁,肾气盛……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张锡纯亦曰:“男生女育,皆赖肾脏作强。”田淑霄治疗不孕症重点在肾,并旁及肝脾。肾与生殖有直接的关系,其中肾阴为生殖的物质基础,而肾阳温润禀生发之气,所以在治疗不孕,尤其是肾亏不孕症时,定要肾阴肾阳同补。加入补脾药,是以后天助先天。补肾用女贞子、五味子、覆盆子、菟丝子、山萸肉、巴戟天、紫河车、紫石英、鹿角片这些药阴阳并补,若肾虚明显,再加入淫羊藿、锁阳、仙茅等补肾阳之药。黄芪、党参、白术、山药、当归等补气血以养后天之本,其中山药滋脾阴,白术益胃阳,刚柔相济,润燥并举。

本案例田淑霄从肝入手,由于患者不孕是由输卵管不通而致,因肝经循行两少腹,经过输卵管部位,且患者经前有乳房胀痛的表现,所谓经脉所过,疾病所生,因此从肝论治,调理气血,先以逍遥散加减,服药过程中一直服用大黄 虫丸,用于破血逐瘀,补虚扶正,治疗输卵管不通之症。以艾附暖宫丸温经补虚,活血化瘀。四诊时加入肉桂、巴戟天、仙茅、淫羊藿等温补肾阳以助孕。田淑霄平时治疗输卵管不通喜用路路通、皂刺、穿山甲、白芥子,此类药能行气活血,通经疏络,均取得了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