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热并用治慢性胃炎(下)

中国中医药报 2011-05-27

□ 岳滢滢 湖北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院

案3 胃脘痛(慢性萎缩性胃炎)

侯某,男,34岁,2005年5月26日初诊。自诉胃脘疼痛一年半。现见胃痛,牵引右胁及脐周,伴胃脘胀,无泛酸,胸闷,咽喉不适,咽赤有滤泡,脉弦,苔白厚腻。胃镜提示:慢性萎缩性胃炎,HP(+)。中医诊断为胃脘痛,西医诊断为慢性胃炎,治以疏肝和胃,辛开苦降,佐以化湿。方用柴胡陷胸汤合左金丸加减。处方:柴胡10克,法半夏10克,黄芩10克,全瓜蒌10克,黄连10克,枳实20克,吴茱萸6克,乌贼骨15克,藿香10克,佩兰10克,延胡索15克,郁金10克,片姜黄10克,炒川楝10克。7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2005年6月2日二诊:胃痛好转,胸闷不适,纳食尚可,二便正常,舌质红,舌苔淡黄而厚,脉弦。守5月26日方,加甘松10克。7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2005年6月9日三诊:胃不痛,餐后饱胀感,不泛酸水,咽喉疼痛好转,另诉颈部有淋巴结1~2枚,不痛,大便正常,舌质红,舌苔黄厚,脉弦。守上方7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2005年6月16日四诊:饥饿时胃脘隐痛,餐后胃胀,咽部仍有不适,纳可,舌脉如前,方用半夏泻心汤合左金丸、金铃子散加减:法半夏10克,干姜10克,黄连10克,黄芩10克,枳实25克,吴茱萸6克,乌贼骨15克,藿香10克,佩兰10克,莱菔子10克,延胡索10克,郁金10克,炒川楝10克,片姜黄10克。7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2005年6月23日五诊:胃脘疼痛消失,胃胀亦轻,咽部仍有不舒,另诉精神郁闷,纳可,食少,少腹不适,舌质红,舌苔白厚,脉缓。守6月23日方稍作调整,处方:法半夏10克,干姜10克,黄连10克,黄芩10克,枳实25克,吴茱萸6克,乌贼骨15克,藿香10克,佩兰10克,莱菔子10克,玄胡15克,郁金10克,炒川楝10克,片姜黄10克,射干10克。7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继服1周,诸症消失,少有复发。

按:患者胃脘疼痛,牵引胁腹,咽喉不适,胸闷,舌红,苔白厚腻。此案与前两则案例均有所不同,梅国强认为此患者有湿热之象,患者情志不舒,肝气郁滞,横逆犯胃,胃气不和,则胃脘疼痛,牵引胁腹;肝失条达,气机阻滞,则胸闷;肝经“上贯膈,布胁肋,循喉咙之后”,肝郁化热,肝火上炎,故咽赤有滤泡;肝郁客脾土,脾胃运化不利,酿痰生湿蕴热,则有舌红,苔白厚腻等湿热之象。总病机为肝胃不和,湿热中阻,故治法以疏肝和胃,辛开苦降,清热化湿为主,与案1、案2均不同,方用柴胡陷胸汤加减。小柴胡汤疏肝解郁,小陷胸汤清热涤痰,二方相合,疏肝和胃,清热化痰,加用藿香、佩兰燥湿健脾,乌贼骨制酸止痛,枳实、炒川楝、玄胡行气止痛,郁金、片姜黄活血行气,加强止痛之功。四诊时患者饥饿则胃脘隐痛,餐后胃胀,咽部仍有不适,舌质红,苔白厚,脉弦,乃上炎之肝火未尽,胃热已除,痰湿残余,但寒象初起之上热下寒,寒热错杂之象,病机与前两案似,方用半夏泻心汤合左金丸、金铃子散随证加减,因夹杂痰湿,另用藿香、佩兰芳香醒脾燥湿,病人症状缓解,基本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