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牛子

《中国药典》:牵牛子

药材名称牵牛子

拼音Qiān Niú Zǐ

英文名SEMEN PHARBITIDIS

别名牵牛、黑丑、白丑、二丑、喇叭花子

来源本品为旋花科植物裂叶牵牛Pharbitis nil (L.)Choisy 或圆叶牵牛Pharbitis purpurea (L.)Voigt 的干燥成熟种子。秋末果实成熟、果壳未开裂时采割植株,晒干,打下种子,除去杂质。

性状本品似橘瓣状,长4~8mm,宽3~5mm。表面灰黑色或淡黄白色,背面有一条浅纵沟,腹面棱线的下端有一点状种脐,微凹。质硬,横切面可见淡黄色或黄绿色皱缩折叠的子叶,微显油性。无臭,味辛、苦,有麻感。

鉴别(1)取本品,加水浸泡后种皮呈龟裂状,手捻有明显的黏滑感。

(2)本品粉末淡黄棕色。种皮表皮细胞深棕色,形状不规则,壁微波状。非腺毛单细胞,黄棕色,稍弯曲,长50~240μm。子叶碎片中有分泌腔,圆形或椭圆形,直径35~106μm。草酸钙簇晶直径10~25μm 。栅状组织碎片及光辉带有时可见。

(3)取本品1g,研碎,加2mol/L盐酸乙醇溶液30ml,加热回流1。5小时,滤过,滤液加水40ml,置水浴上蒸至无醇味,水溶液置分液漏斗中,加苯30ml振摇提取,分取苯层,回收溶剂,残渣加无水乙醇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牵牛子对照药材1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4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环已烷-醋酸乙酯(9:1)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5%香草醛硫酸溶液,在105℃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

炮制牵牛子:除去杂质。用时捣碎。

炒牵牛子:取净牵牛子,照清炒法(附录Ⅱ D)炒至稍鼓起。用时捣碎。

性味苦、寒;有毒。

归经归肺、肾、大肠经。

功能主治泻水通便,消痰涤饮,杀虫攻积。用于水肿胀满,二便不通,痰饮积聚,气逆喘咳,虫积腹痛,蛔虫、绦虫病。

用法用量3~6g。

注意孕妇禁用,不宜与巴豆、巴豆霜同用。

贮藏置干燥处。

备注(1)用于腹水肿胀,可配合攻下逐水药如甘遂、芫花、大戟等同用。用于痰壅气滞、咳逆喘满,常与葶苈子、杏仁等配合应用。用于虫积腹痛,常配伍槟榔、大黄等同用,对蛔虫、绦虫都有驱杀作用。

(2)牵牛子为峻下的药品,少用则通大便,多用则泻下如水,且能利尿,故在临床上主要用于腹水肿胀、二便不利及宿食积滞、大便秘结等症。至于用治痰壅气滞、咳逆喘满,则只宜暂用,不可久服。如属脾弱胃呆、气虚腹胀者,当以健脾补中为要,不宜用本品攻泻消积,克伐胃气。

摘录《中国药典》

《中药大辞典》:牵牛子

药材名称牵牛子

拼音Qiān Niú Zǐ

别名草金铃(《雷公炮炙论》),金铃(《本草图经》),黑牵牛、白牵牛(《仁斋直指方》),黑丑、白丑(《纲目》)。

出处《雷公炮炙论》

来源为旋花科植物牵牛毛牵牛等的种子。7~10月间果实成熟时,将藤割下,打出种子,除去果壳杂质,晒干。

原形态①牵牛(《雷公炮炙论》),又名:盆甑草(《酉阳杂俎》),狗耳草(《纲目》),牵牛花(《花镜》),勤娘子、姜花(《植物名实图考》),裂叶牵牛、打碗花、江良种、常春藤叶牵牛、喇叭花。

一年生攀援草本。茎缠绕,多分枝。叶互生,心脏形,3裂至中部,中间裂片卵圆形,先端短渐尖,两侧裂片斜卵形,全缘,两面均被毛;叶柄较花梗为长。花2~3朵腋生,具总梗;小花梗长约1厘米,具2细长苞片;萼5深裂,裂片狭披针形,长2~3厘米,先端长尖,基部被硬毛;花冠漏斗状,先端5浅裂,紫色或淡红色,上部色较深,下部色浅或为白色;雄蕊5,生于花冠近基部,花药长圆形;子房圆形,3室,花柱长于雄蕊,柱头头状。蒴果球形,种子5~6枚,黑褐色或白色、浅黄色,无毛。花期6~9月。果期7~9月。

生于山野、田野,或墙脚下、路旁,也有栽培。全国各地均有分布。

②毛牵牛,又名:圆叶牵牛、紫花牵牛。

一年生攀援摹本,全体具白色长毛。叶阔心脏形,长7~12厘米,宽7~13厘米,先端短尖,基部心形,全缘。花1~5朵成簇腋生,花梗多巧叶柄等长;花萼裂片卵状披针形,长约1.5厘米,基部皆被伏刺毛;花冠漏斗状,通常为蓝紫色、粉红或白色。蒴果球形,种子黑色或黄白色,无毛。花期7~8月。果期9~10月。

多生子路旁、田间、墙脚下,或灌丛中。全国大部分地区有分布。

生境分部全国大部分地区均产。

性状干燥成熟的种子,卵形而具三棱,两侧面稍平坦,背面弓状隆起,其正中有纵宜凹沟,两侧凸起部凹凸不平。腹面为一棱线,棱线下端有类圆形浅色的肿脐,种子长4~8毫米,背面及平坦面宽3~5毫米。表面灰黑色(黑丑),或淡黄白色(白丑)。种皮坚硬。横切面可见极为皱缩而重叠的二片子叶。呈黄色或淡黄色。用水浸润后,种皮作龟裂状,并自腹面棱线处破裂,有显着粘液性。气无,味微辛辣。有麻辣感,并有豆样味。以成熟、饱满、无皮壳杂质、无黑白相杂者为佳。

本品有黑、白二种,黑者名黑丑,白者名白丑,两种的混合品名二丑。一般花色较深,呈紫红等色者,其种子多黑,花色较浅,呈白色、粉红等色者,其种子多白。种子的颜色与植物的品种无关。

化学成分牵牛种子含牵牛子甙、牵牛子酸甲及没食子酸。牵牛子甙为一混合物,是羟基脂肪酸的各种有机酸酯的糖甙,经皂化所得的牵牛子酸是至少含有4种化合物的混合物,其中2种已被提纯,经酸水解可得牵牛子酸乙、葡萄糖及鼠李糖。另含生物碱麦角醇、裸麦角碱、喷尼棒麦角碱、异喷尼棒麦角碱和野麦碱。

未成热种子含赤霉素A20、赤霉素A3、赤霉素A5。

药理作用牵牛子甙的化学性质与泻根素相似,有强烈的泻下作用。牵牛子甙在肠内遇胆汁及肠液分解出牵牛子素,刺激肠道,增进蠕动,导致泻下。据动物试验,黑丑与白丑泻下作用并无区别。关于牵牛子的泻下作用原理,研究很少,它与硫酸镁、大黄不同,在泻下时,不引起血糖的剧烈变化,但能加速菊糖在肾脏中之排出,可能有利尿作用。牵牛子的水、醇浸剂对小鼠皆有泻下作用,但经煎煮后,即失去作用。除去牵牛子甙后的水溶液,似仍有泻下作用,故除已知的牵牛子甙外,可能还含有其他泻下成分。

在体外试验,黑丑、白丑对猪蛔尚有某些驱虫效果。牵牛子甙似能兴奋离体兔肠及离体大鼠子宫;静脉注射1毫克/公斤对麻醉犬、兔的血压、呼吸无明显影响。对小鼠皮下注射之半数致死量为37.5毫克/公斤。对人有毒性,但不大,大量除对胃肠的直接刺激引起呕吐、腹痛、腹泻与粘液血便外,还可能刺激肾脏,引起血尿,重者尚可损及神经系统,发生语言障碍、昏迷等。

三色牵牛含异麦角酰胺、麦角酰胺及裸麦角碱,有致幻作用。

炮制炒牵牛子:将净牵牛子置锅内加热,炒至微鼓起,取出放凉。

①《雷公炮炙论》:"凡使牵牛子,入水中淘,取沉者晒干,拌酒蒸,从巳至未,晒干,临用春去黑皮。"

②《纲目》:"牵牛子,今多只碾取头末,去皮麸不用,亦有半生半熟用者。"

性味苦辛,寒,有毒。

①《别录》:"苦,寒,有毒。"

②《药性沦》:"味甘,有小毒。"

③《日华子本草》:"味苦莶。"

归经入肺,肾,大、小肠经。

①《纲目》:"走气分,通三焦,达右肾命门。"

②《雷公炮制药性解》:"入大、小肠二经。"

③《本草通玄》:"入肺,大、小肠。"

④《本草新编》:"入脾与大、小肠,兼通膀胱。"

功能主治泻水,下气,杀虫。治水肿,喘满。痰饮,脚气,虫积食滞,大便秘结。

①《别录》:"主下气,疗脚满水肿,除风毒,利小便。"

②《药性论》:"治痃癖气块,利大小便,除水气,虚肿。落胎。"

③《日华子本草》:"取腰痛,下冷脓,并一切气壅滞。"

④李杲:"除气分湿热,三焦塑结。"

⑤《纲目》:"逐痰消饮,通大肠气秘风秘,杀虫。"

⑥《江苏植药志》:"适用于急性关节炎。"

⑦《新疆中草药手册》:"泻下,利尿,杀虫。治便秘,消化不良,肾炎水肿,小儿咽喉炎。"

用法用量内服:入丸、散,1~3分;煎汤,1.5~3钱。

注意孕妇及胃弱气虚者忌服。

①《日华子本草》:"得青木香、干姜良。"

②《本草衍义补遗》:"不胀满,不大便秘者勿用。"

③《品汇精要》:"妊娠不可服。"

④《本草备要》:"若湿热在血分,胃弱气虚人禁用。"

复方①治水肿:牵牛子末之,水服方寸匕,日一,以小便利为度。(《千金方》)

②治停饮肿满:黑牵牛头末四两,茴香一两(炒),或加木香一胡。上为细末,以生姜自然汁调一、二钱,临卧服。(《儒门事亲》禹功散)

③治水气蛊胀满:白牵牛、黑牵牛各二钱。上为末,和大麦面四两,为烧饼,临卧用茶汤一杯下,降气为验。(《宣明论方》一气散)

④治小儿腹胀,水气流肿,膀胱实热,小便赤涩:牵牛生研一钱。青皮汤空心下。一加木香减半,丸服。(《郑氏小儿方》)

⑤治四肢肿满:厚朴(去皮,姜汁制炒)半两,牵牛子五两(炒取末二两)。上细末。每服二钱,煎姜、枣汤调下。(《本事方》)

⑥治小儿肺胀喘满,胸高气急,两肋扇动,陷下作坑,两鼻窍张,闷乱嗽渴,声嗄不鸣,痰涎潮塞,俗云马脾风:白牵牛一两(半生半熟),黑牵牛,-两(半生半熟),川大黄、槟榔各一两。上为细末。三岁儿每服二钱,冷浆水调下,涎多加腻粉少许,无时,加蜜少许。(田氏《保婴集》牛黄夺命散)

⑦治脚气胫已满,捏之没指者:牵牛子,捣,蜜丸,如小豆大五丸,吞之。(《补缺肘后方》)

⑧治一切虫积:牵牛子二两(炒,研为束),槟榔一两,使君子肉五十个(微炒)。俱为末。每服二钱。沙糖调下,小儿减半。(《永类铃方》)

⑨治大肠风秘壅热结涩:牵牛子(黑色,微炒,捣取其中粉)一两,桃仁(末)半两。以熟蜜和丸如梧桐子。温水服三、二十丸。(《本草衍义》)

⑩治冷气流注,腰疼不能俯仰:延胡索二两,破故纸(炒)二两,黑牵牛子三两(炒)。上为细末,煅大蒜研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煎葱须盐汤送下,食前服。(《杨氏家藏方》牵牛丸)

⑾治肾气作痛:黑、白牵牛等分。炒为末,每服三钱,用猪腰子切,入茴香百粒,川椒五十粒,掺牵牛末入内扎定,纸包煨熟,空心食之。酒下,取出恶物效。(《仁斋直指方》)

⑿治肠痈有脓,胀闭不出:牵牛子头末三钱,大黄二钱,穿山甲(煅)二钱,乳香、汉药各一钱。俱为末。每服三钱,白汤调服。(《张三丰仙传方》)

⒀治梅毒,横痃:白牵牛仁,每次五、六钱,煎汤内服。(《泉州本草》)

⒁治风热赤眼:黑丑仁为末,调葱白汤敷患处。(《泉州本草》)

各家论述①李杲:"牵牛子,……《本草》名医续注云,味苦寒能除湿,利小水,治下疰脚气。据所说,气味主治俱误矣。何以明之?凡药中用牵牛者,少则动大便,多则下水,此乃泻气之药,试取尝之,即得辛辣之味,久而嚼之,猛烈雄壮,渐渐不绝,非辛如何?续注家乃谓味苦寒,其苦寒果安在哉?若以为泻湿之药,犹不知其的也。何则?此物但能泻气中之湿热,不能泻血中之湿热。夫湿者水之别称,有形者也,若肺先受湿,则宜用之。今用药者不问有湿无湿,但伤食,或欲动大便,或有热服,或作常服,克化之药俱用牵牛,岂不悮哉?殊不知牵牛辛烈,泻人元气,比诸辛药泻气尤甚,以其辛之雄烈故也。今重为备言之,若病湿胜,湿气不得施化,致大小便不通,则宜用之耳,湿去则气得周流,所谓五脏有邪,更相平也。"

②《汤液本草》:"牵牛,以气药引则入气,以大黄引则入血。"

③《纲目》:"牵牛,自宋以后,北人常用取快,及刘守真、张子和出,又倡为通用下药,牵明之目击其事,故著其说极力闢之。牵牛治水气在肺,喘满肿胀,下焦郁遏,腰背胀肿,及大肠风秘气秘,卓有殊功。但病在血分及脾胃虚弱而痞满者,则不可取快一时及常服,暗伤元气也。一宗室夫人,年几六十,平生苦肠结病,旬日一行,甚于生产,服养血润燥药刚泥膈不快,服硝、黄通利药则若罔知,如此三十余年矣,时珍诊其人体肥,膏粱而多忧郁,日吐酸痰碗许乃宽,又多火病,此乃三焦之气壅滞,有升无降,津液皆化为痰饮,不能下滋肠腑,非血燥比也。润剂留滞,硝、黄徒入血分,不能通气,俱为痰阻,故无效也。乃用牵牛末,皂荚膏丸与服,即便通利,自是但觉肠结,一服就顺,亦不妨食,且复精爽。盖牵牛能走气分,通三焦,气顺则痰逐饮消,上下通快矣。外甥柳乔,素多酒色,病下极胀痛,二便不通,不能坐卧,立哭呻吟者七昼夜。医用通利药不效,遣人叩予,予思此乃湿热之邪在精道,壅胀隧路,病在二阴之间,故前阻小便,后阻大便,病不在大肠、膀胱也。乃用楝实、茴香、穿山甲诸药,入牵牛加倍,水煎服,一服而减,三服而平。牵牛能达右肾命门,走精隧,人所不知,惟东垣李明之知之,故明之治下焦阳虚,天真丹用牵牛以盐水炒黑,入佐沉香、杜仲、破故纸、官桂诸药,深得补泻兼施之妙,方见《医学发明》。又东垣治脾湿太过,通身浮肿,喘不得卧,腹如鼓,海金沙散,亦以牵牛为君,则东垣未尽弃牵牛不用,但贵施之得道耳。"

④《本草正》:"牵牛,古方多为散、丸,若用救急,亦可佐群药煎服,然大泄元气,凡虚弱之人须忌之。"

⑤《本草正义》;"牵牛,善泄湿热,通利水道,亦走大便,故《别录》谓其苦寒,至李氏东垣,以其兼有辛莶气味,遂谓是辛热雄烈。按,此物甚滑,通泄是其专长,试细嚼之,惟其皮稍有辛味,古今主治,皆用之于湿热气滞,实肿胀满,二便不通,则东垣以为辛热,张石顽和之,亦谓辛温,皆属不确,当以《别录》之苦寒为正。又莶气戟人喉舌,细味之亦在皮中,所谓有毒,盖即在此。古方中凡用末子,均称止用头末,正以其皮粘韧,不易细碎,只用头末,则弃其皮,而可无辛莶之毒,颇有意味可思。观《别录》主治专破气分之壅滞,泄水湿之肿满,除风利便,固皆以实病言之,此药功用,固已包举无遗。甄权申之,则曰治痃癖气块,利大小便,东垣谓除气分湿热,三焦壅结;濒湖谓逐痰饮,通大肠气秘、风秘、杀虫。亦皆主结滞壅塞立论。而甄权乃又谓除虚肿,则误矣。《日华本草》谓治腰痛,盖亦指湿热阻塞,腰脊不利之症,惟言之殊不分明,究属非是。"

摘录《中药大辞典》

《中华本草》:牵牛子

药材名称牵牛子

拼音Qiān Niú Zǐ

英文名Pharbitis Seed

别名草金铃、金铃、黑牵牛、白牵牛、黑丑、白丑、丑牛子、二丑

出处出自《雷公炮炙论》

来源药材基源:为双子叶植物药旋花科植物牵牛或毛牵牛等的种子。

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1.Pharbitis (L.) Choisy .2.Pharbitis purpurea(L.) Voigt

采收和储藏:秋季果实 成熟未开裂时将藤割下,晒干,种子自然脱落,除去果壳杂质。

原形态1.牵牛,一年生攀援草本。茎缠绕,长2m能上能下,被倒向的短柔毛及杂有倒向或开展的长硬毛。叶互生;叶柄长2-15cm;叶片宽卵形中近圆形,深或浅3裂,偶有5裂,长4-15cm,宽.5-14cm,基部心形,中裂片长圆形或卵圆形,渐尖或骤尖,侧裂片较短,三角形,裂口锐或圆,叶裂片长圆形或卵圆形,渐尖或柔尖,侧裂片较短,三角形,裂口锐或圆,叶面被微硬的柔毛。花腋生,单一或2-3朵着生于花序梗顶端,花序梗长短不一,被毛;苞片2,线形或叶状;萼片5,近等长,狭披针形,外面有毛;花冠漏斗状,长5-10cm,蓝紫色或紫红色,花冠管色淡;雄蕊5,不伸出花冠外,花丝不等长,基部稍阔,有毛;雌蕊1,子房无毛,3室,柱头头状。蒴果近球形,直径0.8-1.3cm,3瓣裂。种子5-6颗,卵状三棱形,黑褐色或米黄色。花期7-9月,果期8-10月。

2.形态与牵牛相似,主要区别点是:叶片圆心形或宽卵状心形,长4-18cm,宽3.5cm,通常全缘。花腋生,单一或2-5朵成伞形聚伞花序,萼片卵状披针形。

生境分部生态环境:1.原产美洲,我国各地常见栽培,也常逸为野生。

2.生于平地以至海拔2800m的田边、路旁、宅旁或山谷林内,栽培或野生。我国大部分地区有分布。

资源分布:牵牛全国各地均有分布。圆牵牛全国大部分地区有分布。

栽培1.气候土壤: 牵牛适应性较强,对气候土壤要求不严,但以温和的气候和中等肥沃的砂质壤土为宜。过于低湿或干燥瘦嵴之地,生长均不良。

2.种植: 以种子繁殖,于4-5月播种。播种前翻土作畦(如利用篱边、墙边、田埂等地种植,则不需作畦),畦宽约1.3m,按株距23-33cm、行距30-50cm开穴,每穴播种子4-5粒。播后覆细土一层,以种子不露出为宜。种子发芽后,幼苗生长真叶2-3片时,便须间苗、补苗,亦可进行移植。以每穴保留2-3株即可。

3.在藤蔓尚短时,可以进行松土除草1-2次。至藤蔓较长时,须设立支柱,或间种玉米、高梁等作物使其攀援其上,以代支柱。施肥,在前期施以人粪尿、硫酸氨等氮肥为宜,后期多施草木灰、骨粉等磷钾肥为宜。

性状性状鉴别 种子似桔瓣状,略具3棱,长5-7mm,宽3-5mm。表面灰黑色(黑丑),或淡黄白色(白丑),背面弓状隆起,两侧面稍平坦,略具皱纹,背面正中有一条浅纵沟,腹面棱线下端为类圆形浅色种脐。质坚硬,横切面可见淡黄色或黄绿色皱缩折叠的子叶2片。水浸后种皮呈龟裂状,有明显粘液,气微味辛、苦、有麻舌感。以颗粒饱满、无果皮等杂质者为佳。

显微鉴别 种子横切面:表皮细胞1列,略呈切向延长,有的含棕色物,间有分化成单细胞的非腺毛表皮下方为1列扁小的下皮细胞。栅状细胞层由2-3列细胞组成,靠外缘有一光辉带。营养层由数列切向延长的细胞及颓废细胞组成,有细小维管束,薄壁细胞中含细小淀粉粒。内胚乳最外1-2列细胞类方形,壁稍厚,内侧细胞的壁粘液化。子叶落归根薄壁组织中散有多数圆形的分泌腔,直径约至108μm;薄壁细胞中充满糊粉粒及脂肪油滴,并含草酸钙簇晶;直径约18μm。

化学成分1.牵牛 种子含牵牛子甙(pharbitin)约3%,系树脂性甙,用碱水解得到牵牛子酸(pharbitic acid),巴豆酸(tiglic acid),裂叶牵牛子酸(nilic acid),α-甲基丁酸(α-methylbutyric acid)及戊酸(valeric acid)等。牵牛子酸为混合物,分离得到牵牛子酸A、B、C、D,以后二者为主;牵牛子酸C系由番红醇酸(ipurolic acid) 与2分子D-葡萄糖(D-glucose)缩合而成的甙,牵牛子酸D比牵牛子酸C多含1分子鼠李糖。种子还含生物碱;裸麦角碱(chanoclavine),野麦碱(elymoclavine),狼尾草麦角碱(penniclavine),田麦角碱(agroclavine),麦角醇(lyser-gol)等。又含脂肪油11%及其他糖类。未成熟种子含多种赤霉素及其葡萄糖甙:赤霉素(gib-berellin)A3、A5、A20、A26、A27;赤霉素葡萄糖甙(gibberellin glucoside)Ⅰ、Ⅱ、Ⅳ、Ⅴ、Ⅵ、Ⅶ、F-Ⅶ。

2. 圆叶牵牛 种子含赤霉素A3、A5、A8、A17、A19、A20、A26、A27、A29、A33、A44、A55。又含圣苯素-7-O-β-D-吡喃木糖基-O-β-D-吡喃阿拉伯糖甙(eriodictyol-7-O-β-D-xylopyanosyl-O-β-D-arabinopyranoside),2-羟基-1,4-戊二酮(2-hydro-xy-1-phenyl-1,4-pentadione),2,3,22,23-四羟基胆甾-6-酮(brassinone),栗木甾酮(castasterone)和麦角类生物碱(ergot alkaloid)。

药理作用牵牛子甙的化学性质与泻根素(Jalapin)相似,有强烈的泻下作用。牵牛子甙在肠内遇胆汁及肠液分解出牵牛子素,刺激肠道,增进蠕动,导致泻下。据动物试验,黑丑与白丑泻下作用并无区别。关于牵牛子的泻下作用原理,研究很少,它与硫酸镁、大黄不同,在泻下时,不引起血糖的剧烈变化,但能加速菊糖(Inulin)在肾脏中之排出,可能有利尿作用。牵牛子的水、醇浸剂对小鼠皆有泻下作用,但经煎煮后,即失去作用。除去牵牛子甙后的水溶液,似仍有泻下作用,故除已知的牵牛子甙外,可能还含有其他泻下成分。在体外试验,黑丑、白丑对猪蛔尚有某些驱虫效果。牵牛子甙似能兴奋离体兔肠及离体大鼠子宫;静脉注射1mg/kg对麻醉犬、兔的血压、呼吸无明显影响。对小鼠皮下注射之半数致死量为37;5mg/kg。对人有毒性,但不大,大量除对胃肠的直接刺激引起呕吐、腹痛、腹泻与粘液血便外,还可能刺激肾脏,引起血尿,重者尚可损及神经系统,发生语言障碍、昏迷等。三色牵牛(Ipomoeatricolor)含异麦角酰胺(Isolyserga-nide)、麦角酰胺(Lysergamide)及裸麦角碱,有致幻作用。致泻:种子乙醇或水浸出液1.5-3g/kg灌胃,对小鼠有泻下作用,但煎剂则失去致泻能力。兴奋平滑肌:所含树脂0.2%浓度,对家兔离体肠管及子宫均有兴奋作用;皮下注射小鼠的半数致死量为37.5mg/kg。牵牛子甙水解产物的盐,可使豚鼠小肠、盲肠、大肠收缩,而牵牛子甙本身无此作用。

毒性厚朴煎剂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 为 6.12± 0.038g/kg。木兰箭毒碱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 45.55mg/kg。厚朴煎剂给猫静脉注射的最小致死量为4.25±1.25g/kg。厚朴煎剂给小鼠一次灌胃60g/kg,观察3天,未见死亡。

鉴别理化鉴别 (1)取本品粗粉2g,加石油醚20ml,浸泡2-4h,滤过。滤渣加甲醇20ml,冷浸4h,滤过。取滤液3ml,置蒸发皿内蒸干,加浓硫酸1滴,于水浴上加热,残渣呈红色至紫红色。(检查牵牛子甙)(2)用毛细管将上述甲醇提取液滴在滤纸上,一再滴加5%磷钼酸试液,于120℃烘烤2min, 则显蓝至蓝黑色斑点。(检查牵牛子甙)。

炮制炒牵牛子:将净牵牛子置锅内加热,炒至微鼓起,取出放凉。

1.《雷公炮炙论》:凡使牵牛子,入水中淘,取沉者晒干,拌酒蒸,从已至未,晒干,临用青去黑皮。

2.《纲目》:牵牛子,今多只碾取头末,去皮麸不用,亦有半生半熟用者。

性味苦辛;寒

归经肺;肾;大肠;小肠经

功能主治利水通便;祛痰逐饮;消积杀虫。主水肿;腹水;脚气;痰壅喘咳;大便秘结;食滞虫积;腰痛;阴囊肿胀;痈疽肿毒;痔漏便毒等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3-10g。丸、散,每次0.3-1g,每日2-3次。炒用药性较缓。

注意孕妇及胃弱气虚者忌服。

1.《日华子本草》:得青木香、干姜良。

2.《本草衍义补遗》:不胀满,不大便秘者勿用。

3.《品汇精要》:妊娠不可服。

4.《本草备要》:若湿热在血分,胃弱气虚人禁用。

复方①治水肿:牵牛子末之,水服方寸匕,日一,以小便利为度。(《千金方》)②治停饮肿满:黑牵牛头末四两,茴香一两(炒),或加木香一两。上为细末,以生姜自然汁调一、二钱,临卧服。(《儒门事亲》禹功散)③治水气蛊胀满:白牵牛、黑牵牛各二钱。上为末,和大麦面四两,为烧饼,临卧用茶汤一杯下,降气为验。(《宣明论方》一气散)④治小儿腹胀,水气流肿,膀胱实热,小便赤涩:牵牛生研一钱,青皮汤空心下。一加木香减半,丸服。(《郑氏小儿方》)⑤治四肢肿满:厚朴(去皮,姜汁制炒)半两,牵牛子五两(炒取末二两)。上细末。每服二钱,煎姜、枣汤调下。(《本事方》)⑥治小儿肺胀喘满,胸高气急,两肋扇动,陷下作坑,两鼻窍张,闷乱嗽渴,声嘎不鸣,痰涎潮塞,俗云马脾风:白牵牛一两(半生半熟),黑牵牛一两(半生半熟),川大黄、槟榔各一两。上为细末。三岁儿每服二钱,冷浆水调下,涎多加腻粉少许,无时,加蜜少许。(田氏《保婴集》牛黄夺命散)⑦治脚气胫已满,捏之没指者:牵牛子,捣,蜜丸,如小豆大五丸,吞之。(《补缺肘后方》)⑧治一切虫积:牵牛子二两(炒,研为末),槟榔一两,使君子肉五十个(微炒)。俱为末。每服二钱,沙糖调下,小儿减半。(《永类钤方》)⑨治大肠风秘壅热结涩:牵牛子(黑色,微炒,捣取其中粉)一两,桃仁(末)半两,以熟蜜和丸如梧桐子。温水服三、二十丸。(《本草衍义》)⑩治冷气流注,腰疼不能俯仰:延胡索二两,破故纸(炒)二两,黑牵牛子三两(炒)。上为细末,煨大蒜研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煎葱须盐汤送下,食前服。(《杨氏家藏方》牵牛丸)11.治肾气作痛:黑、白牵牛等分。炒为末,每服三钱,用猪腰子切,入茴香百粒,川椒五十粒,掺牵牛末入内扎定,纸包煨熟,空心食之,酒下,取出恶物效。(《仁斋直指方》)12.治肠痈有脓,胀闭不出:牵牛子头末三钱,大黄二钱,穿山甲(煅)二钱,乳香、没药各一钱。俱为末。每服三钱,白汤调服。(《张三丰仙传方》)13.治梅毒,横痃:白牵牛仁,每次五、六钱,煎汤内服。(《泉州本草》)14.治风热赤眼:黑丑仁为末,调葱白汤敷患处。(《泉州本草》)

各家论述1.李杲:牵牛子,《本草》名医续注云,味苦寒能除湿,利小水,治下疰脚气。据所说,气味主治俱误矣,何以明之?凡药中用牵牛者,少则动大便,多则下水,此乃泻气之药,试取尝之,即得辛辣之味,久而嚼之,猛烈雄壮,渐渐不绝,非辛如何?续注家乃谓味苦寒,其苦寒果安在哉?若以为泻湿之药,犹不知其的也。何则?此物但能泻气中之湿热,不能泻血中之湿热。夫湿者水之别称,有形者也,若肺先受湿,则宜用之。今用药者不问有湿无湿,但伤食,或欲动大便,或有热服,或作常服,克化之药俱用牵牛,岂不误哉?殊不知牵牛辛烈,泻人元气,比诸辛药泻气尤甚,以其辛之雄烈故也。今重为备言之,若病湿胜,湿气不得施化,致大小便不通,则宜用之耳,湿去则气得周流,所谓五脏有邪,更相平也。

2.《汤液本草》:牵牛,以气药引则入气,以大黄引则入血。

3.《纲目》:牵牛,自宋以后,北人常用取快,及刘守真、张子和出,又倡为通用下药,李明之目击其事,故着其说极力?之。牵牛治水气在肺,喘满肿胀,下焦郁遏,腰背胀肿,及大肠风秘气秘,卓有殊功。但病在血分及脾胃虚弱而痞满者,则不可取快一时及常服,暗伤元气也。一宗室夫人,年几六十,平生苦肠结病,旬日一行,甚于生产,服养血润燥药则泥膈不快,服硝、黄通利药则若罔知,如此三十余年矣,时珍诊其人体肥,膏梁而多优郁,日吐酸痰碗许乃宽,又多火病,此乃三焦之气壅滞,有升无降,津液皆化为痰饮,不能下滋肠腑,非血燥比也。润剂留滞,硝、黄徒入血分,不能通气,俱为痰阻,故无效也。乃用牵牛末,皂荚膏丸与服,即便通利,自是但觉肠结,一服就顺,亦不妨食,且复精爽。盖牵牛能走气分,通三焦,气顺则痰逐饮消,上下通快矣,外甥柳乔,素多酒色,病下极胀痛,二便不通,不能坐卧,立哭呻吟者七昼夜。医用通利药不效,遣人叩予,予思此乃湿热之邪在精道,壅胀隧路,病在二阴之间,故前阻小便,后阻大便,病不在大肠、膀胱也。乃用楝实、茴香。穿山甲诸药,入牵牛加倍,水煎服,一服而减,三服而平。牵牛能达右肾命门,走精隧,人所不知,惟东垣李明之知之,故明之治下焦阳虚,天真丹用牵牛以盐水炒黑,入佐沉香、杜仲、破故纸。官桂诸药,深得补泻兼施之妙,方见《医学发明》。又东垣治脾湿太过,通身浮肿,喘不得卧,腹如鼓,海金沙散,亦以牵牛为君,则东垣未尽弃牵牛不用,但贵施之得道耳。

4.《本草正》:牵牛,古方多为散、丸,若用救急,亦可佐群药煎服,然大泄元气,凡虚弱之人须忌之。

5.《本草正义》:牵牛,善泄湿热,通利水道,亦走大便,故《别录》谓其苦寒,至李氏东垣,以其兼有辛莶气味,遂谓是辛热雄烈。按,此物甚滑,通泄是其专长,试细嚼之,惟其皮稍有辛味,古今主治,皆用之于湿热气滞,实肿胀满,二便不通,则东垣以为辛热,张石顽和之,亦谓辛温,皆属不确,当以《别录》之苦寒为正。又莶气戟人喉舌,细味之亦在皮中,所谓有毒,盖即在此。古方中凡用末子,均称止用头末,正以其皮粘韧,不易细碎,只用头末,则弃其皮,而可无辛莶之毒,颇有意味可思。《别录》主治专破气分之壅滞,泄水湿之肿满,除风利便,固皆以实病言之,此药功用,固已包举无遗,甄权申之,则日治痃癣气块,利大小便,东垣谓除气分湿热,三焦壅结;濒湖谓逐痰饮,通大肠气秘、风秘、杀虫。亦皆主结滞壅塞立论。而甄权乃又谓除虚肿,则误矣。《日华本草》谓治腰痛,盖亦指湿热阻塞,腰脊不利之症,惟言之殊不分明,究属非是。

6.《别录》:主下气,疗脚满水肿,除风毒,利小便。

7.《药性论》:治痃癖气块,利大小便,除水气,虚肿。落胎。

8.《日华子本草》:取腰痛,下冷脓,并一切气壅滞。李杲:除气分湿热,三焦壅结。

9.《纲目》:逐痰消饮,通大肠气秘风秘,杀虫。

10.《江苏植药志》:适用于急性关节炎。

11.《新疆中草药手册》:泻下,利尿,杀虫。治便秘,消化不良,肾炎水肿,小儿咽喉炎。

摘录《中华本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