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当直面自然科学标准评价

中国中医药报 2011-02-14

□ 王锡民 黑龙江省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院

●争论“中医是否科学”的根源是因为中医理论没有得到现代自然科学标准的认可。从中医学的自然科学属性上讲,单从哲学层次上进行真理认定是不够的,还必须接受自然科学判定标准的实验检验,这样才能得到自然科学界的彻底认可。这也是当今时代对中医理论的客观要求。

●应用现代多学科理论破解中医理论的科学本质,将其改造成为与现代科学思想相适应的现代科学理论体系。只有这样,中医药才能在现代科学的大环境中生存和健康发展。

100多年来,关于中医理论是否科学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并由此引发了历史上4次大的反中医高潮。那么,为什么世人对中医的认识会截然相反呢?这其中有深刻的内在原因。只有找到这种原因,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笔者认为,两种对立的观点是由于双方所持判定标准不同而造成的。其中,认为中医理论科学者采用的是哲学层次检验真理的实践标准;而认为中医理论不科学者所采用的则是自然科学层次的实验标准。由于双方所持判定标准不同,故而争论不止。所以,要想解决双方的争论,唯一的方法就是使双方在判定标准上达成共识,由此得出的结论才能令双方口服心服。

要使判定标准达成共识,首先要搞清中医学的学科归属,然后,制定统一的判定标准就有了客观依据。

中医学是古代自然科学

自然科学的定义是:自然科学是研究无机自然界和有机自然界(包括人的生物属性在内)各门科学的总称。据此不难看出,中医学理应归属于自然科学范畴。

而且,据自然辩证法的划分,科学可分为古代自然科学(16世纪以前)、近代自然科学(16世纪~19世纪末)和现代自然科学(20世纪初至今)三个发展阶段,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之间,存在着“科学水平”上的时代差距。据此,我们可将自然科学的定义描述为:自然科学是人们在一定历史阶段对于物质的具体形态、属性、结构和运动形式的认识。也就是说,自然科学理论是可变的,它具有时代特点,是随时代进步而不断发展的,不同的历史时期会产生不同科学水平的自然科学理论。

中医学产生于2000多年前的古代自然科学萌芽阶段,因而应当归属于古代自然科学范畴。在那时,人们只能凭借感官直接观察和体察自然界的变化,从现象上收集经验事实材料,再加上天才的理性思考和大胆的猜测,透过现象看本质,以此认识客观事物内部的运动规律。这样可以正确地把握自然界整体总画面的一般性质。

但其缺陷是,不能具体地说明自然界内部的细节联系,所以不得不借用哲学的思辩方法来填补这些知识上的空白。因而形成了以哲学思辩与自然事物具体知识浑然一体的一种知识形态,这就是所谓的古代“自然哲学”。古代自然哲学的特点是,它既包括哲学的探索,也包括自然科学本身的研究。简言之,古代自然科学是以“自然哲学”的形式存在的。

自20世纪初,自然科学的发展进入了现代自然科学的新阶段,开始以系统科学的思维方式看待世界上一切复杂的事物。在认识自然客体的过程中,不仅要认识各种物质类型及其运动形式,而且要认识它们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和相互转化;不仅认识物质运动的宏观整体过程,而且深入到物质客体的微观结构;不仅注重从发生学的角度揭示自然现象的演化机制,而且还要注重揭示其结构和功能之间的关系。

据此可知,古代自然科学与现代自然科学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时代差距。中医学做为古代自然科学,它与现代科学之间当然也存在着时代差距。但必须指出,这种差距只是不同时代“科学水平”之间的差异,而不是科学本质上的差距;只能说古代自然科学没有达到现代自然科学的“科学水平”,而不能说古代自然科学“不科学”。

争论源于科学判定标准的不同

认定中医理论科学者采用的是单一哲学标准

首先要指出,中医名家具有良好的临床疗效,这是不能否认的客观事实。它有力地证明了中医治病方法是经得起临床实践检验的,具有客观真理性。但必须清楚,中医治病疗效之所以能得到保障,是因为接受了中医理论的指导。这一事实又反证了中医理论是客观真理,是科学理论。

那么,为什么中医百年来会一再遭到“反对中医派”的反对和排挤,并被斥之为“伪科学”呢?

究其根源,是因为中医理论没有得到现代自然科学标准的认可。从中医学的自然科学属性上讲,单从哲学层次上进行真理认定是不够的,还必须接受自然科学判定标准的实验检验,这样才能得到自然科学界的彻底认可。然而遗憾的是,中医理论中的一些概念和学说,至今也未完全得到现代科学实验的证明。于是,坚持用自然科学标准评价中医理论的人,就形成了否定中医理论的“反对中医派”。笔者由此推出,得到现代自然科学的认可,是当今时代对中医理论的客观要求。

认定中医理论不科学者采用的是单一自然科学标准

现代自然科学对科学理论的判定,主要根据是自然科学本质属性的三条主要标准:一是客观真理性,即科学理论需要经过科学实践的反复检验,这一条源于哲学标准,中医理论完全符合这一标准。二是可检验性,即科学理论必须接受实验的检验,此条是现代自然科学的特征性标准,中医理论不符合这条标准。三是理论的系统性,中医理论也符合这一条标准。

很显然,中医理论不符合上述三条标准中的第二条“实验”标准,因此被“反对中医派”认定为“伪科学”。但这种认定犯了片面性错误。因为实验检验只是自然科学层次单方面的标准,并不能代表哲学层次的“实践检验标准”。那么,当哲学实践标准与自然科学实验标准发生冲突时,哪个标准更具有权威性呢?回答是,哲学实践标准!因为,哲学规律反映的是所有自然学科中最普遍存在的一般规律,中医学也当然包括在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任何标准都不能取代它。

对于中医理论来说,所谓的实践就是指导临床治病;治病疗效好,就证明它是客观真理,是科学的理论。因而,对其“科学性”的认定,只有临床实践才是检验它的试金石和金标准,也最具有权威性。这就告诉我们,即使实验方法暂时不能证实其物质基础,也照样可以认定中医理论具有“科学价值”,毋须等待“实验”找到物质基础之后才做定论。

虽然“实验”也是实践的一种方式,但与临床实践相比,则处于次要地位,因为中医理论是先经过临床实践检验几千年之后才做实验的,所以,找不到物质基础并不妨碍中医理论的临床应用。这就决定了实验结论必须服从临床实践检验结论,而不能违背临床实践结论而错将中医理论定为“伪科学”。

况且,中医理论是复杂科学理论,用简单的分析还原实验证实不了它,并不能证明它就真的不科学,因为也可能是实验方法不正确。因而,没有理由因为时代差距或暂时没有参透它,就武断地否定它的科学价值。

迄今为止,人体还有大量未知之谜远没有被现代科学所揭示,它需要人类进行更加深入地探索才能知晓。如果仅仅因为自己掌握了现代医学这点知识就误以为掌握了人体全部奥秘和“绝对真理”,那是非常幼稚可笑的;“坐井观天”就必然会犯“盲人摸象”的片面性错误。

判定中医应采用哲学和自然科学双重标准

从中医生存发展的角度讲,对中医理论进行哲学和自然科学双重标准的认定是非常必要的。因为,采用其中任何单一标准所得出的结果都是片面的,而且都会引起对方的反对。

因而,唯一正确的方法就是采取哲学层次与自然科学层次的双重判定标准,这样就可使双方在判定标准上达到共识和统一,最终得出令双方均口服心服的结论。况且,中医学作为一门亟待发展的自然学科,也理所应当接受哲学与现代自然科学双重标准的检验。

切莫忘记,当今时代是现代科学的时代,现代人是在现代科学思想土壤中培养出来的。他们只承认现代科学思想,不承认与现代科学思想格格不入的其它理论。所以,中医理论作为古代自然科学理论不能被现代人所接受,当然也在情理之中。我国目前学西医者远远超过学中医者,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个学西医者都能学懂中医理论,也不可能让他们每个人都去体验中医治病的疗效;而不了解中医理论的真实内涵,就有可能产生误解。有误解就必然会产生一代又一代的“反对中医派”,而且永远不会终止。这就提醒我们,中医人必须认清形势,勇敢面对所处的恶劣生存环境,认清中医的生存应当靠自身的强大,而不是永远依靠政府的扶持。只有从根源上找出被否定的原因和差距,然后进行针对性地改进,使其与现代科学理念相适应,最终就能得到“反对中医派”的承认。

科学发展史表明,任何一门科学的发展,都需要紧跟时代步伐,不断地从其它学科中吸收养分来丰富自己,才能发展壮大,缺乏营养的生命毕竟是脆弱的。也只有这样,中医药才能谋求发展、利于创新,而不应当与世隔绝、固步自封。

笔者认为,解决此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应用现代多学科理论破解中医理论的科学本质,将其改造成为与现代科学思想相适应的现代科学理论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在现代科学的大环境中生存和健康发展。一味抱着原来的优势而不求随时代发展而提高,这种优势终有一天会被别人取代,其结果是被时代所淘汰。这与生物进化论的“优胜劣汰”原理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