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气先伤。阳气独发。犹是伏暑内动。当与金匮瘅疟同例。(瘅疟)

竹叶 麦冬 生地 玄参 知母 梨汁 蔗浆

发热身痛。咳喘。暑湿外因。内阻气分。有似寒栗。皆肺病也。

竹叶 连翘 薄荷 杏仁 滑石 郁金汁

微寒多热。舌心干。渴饮脘不爽。此属瘅疟。治在肺经。

杏仁 石膏 竹叶 连翘 半夏 橘红

阴气先伤。阳气独发。有瘅热无寒之虑。

鲜生地 知母 麦冬 竹叶心 滑石

未病。形容先瘦。既病。暮热早凉。犹然行动安舒。未必真正重病伤寒也。但八九日。病来小愈。骤食粉团腥面。当宗食谷发热。损谷则愈。仲景未尝立方。此腹痛洞泻。食滞阻其肠胃。大腑不司变化。究其病根。论幼科体具纯阳。瘦损于病前。亦阳亢为消烁。仲景谓瘅疟者。单热不寒。本条云。阴气孤绝。阳气独发。热灼烦冤。令人消烁肌肉。亦不设方。但云以饮食消息之。嘉言主以甘寒生津可愈。重后天胃气耳。洞泻既频。津液更伤。苦寒多饵。热仍不已。暮夜昏谵。自言胸中格拒。腹中不和。此皆病轻药重。致阴阳二气之残惫。法当停药与谷。谅进甘酸。解其烦渴。方有斟酌。

鼻煤。唇裂舌腐。频与芩连。热不肯已。此病本轻。药重于攻击。致流行之气。结闭不行。郁遏不通。其热愈甚。上则不嗜饮。不纳食。小溲颇利便必管痛。三焦皆闭。神昏螈 有诸。

连翘心(三钱) 鲜石菖蒲汁(一钱半) 川贝母(三钱) 杏仁(二十粒) 射干(二分)淡竹叶(一钱半)

自停狠药。日有向愈之机。胃困则痞闷不欲食。今虽未加餐。已知甘美。皆醒之渐也。童真无下虚之理。溲溺欲出。尿管必痛。良由肺津胃汁。因苦辛燥热烈气味。劫夺枯槁。肠中无以营运。庸医睹此。必以分利。所谓泉源既竭。当滋其化源。九窍不和。都属胃病。

麦门冬(二钱) 甜杏仁(四钱) 甜水梨皮(三钱) 蔗浆(一木杓)

舌赤。烦汗不寐。肢体忽冷。乃稚年瘅疟。暑邪深入所致。

杏仁 滑石 竹叶 西瓜翠衣 知母 花粉

热甚而厥。幼稚疟症皆然。竹叶石膏汤去人参半夏加知母。

风温阳疟。(温疟)

杏仁 滑石 连翘 黄芩 青蒿 淡竹叶

脉右数。左小弱。面明。夏秋伏暑。寒露后发。微寒多热。呕逆。身痛。盖素有痰火。暑必挟湿。病自肺经而起。致气不宣化。不饥不食。频溺短缩。乃热在气分。当与温疟同例。忌葛柴足六经药。桂枝白虎汤加半夏。

按仲景云。脉如平人。但热无寒。骨节烦疼。微呕而渴者。病名温疟。桂枝白虎汤主之。桂枝白虎汤。

盖今年夏秋久热。口鼻吸暑。其初暑邪轻小。不致病发。秋深气凉外束。里热欲出。与卫营二气交行。邪与二气遇触。斯为热起。临解必有微汗者。气邪两泄。然邪不尽。则混处气血中矣。故圣人立法。以石膏辛寒。清气分之伏热。佐入桂枝。辛甘温之轻扬。引导凉药以通营卫。兼知母专理阳明独胜之热。而手太阴肺。亦得秋金肃降之司。甘草粳米和胃阴以生津。此一举兼备。方下自注云。一剂知。二剂已。知者。谓病已知其对症。已者。中病当愈之称耳。

寒少热多。胸中痞胀。温邪未解。谩言止截。

淡黄芩 炒半夏 姜汁 生白芍 草果 知母 乌梅

照前方去半夏姜汁加鳖甲。

间日寒热。目黄口渴。温邪兼雨湿外薄为疟。

滑石 杏仁 白蔻仁 淡黄芩 半夏 郁金

脉数。舌红口渴。热邪已入血分。

竹叶 石膏 生地 丹皮 知母 青蒿梗

饮食不节。腹中不和。疟邪攻胃。

鲜首乌 乌梅肉 生鳖甲 黄芩 丹皮 草果 知母 送保和丸二钱

人参 生谷芽 枳实汁 茯苓 广皮 炒半夏曲

舌黄烦渴。身痛。心腹中热躁。暑热不解为疟。经言暑脉自虚。皆受从前疲药之累瘁。(暑疟)

石膏 知母 生甘草 炒粳米 麦冬 竹叶

劳倦伤气。遗泄伤阴。暑邪变疟。炽则烦冤最盛。分解使邪势轻。参术 附。皆固闭邪气也。

草果仁 知母 淡黄芩 川贝母 青蒿 花粉

暑伤气分。上焦先受。河间法至精至妙。后医未读其书。焉能治病臻效。邪深则疟来日迟。

气结必胸中混 如痞。无形之热。渐蒸有形之痰。此消导发散。都是劫津。无能去邪矣。

石膏 杏仁 半夏 浓朴 知母 竹叶

脉数。目 黄。舌心干白黄胎。口中粘腻。脘中痞闷。不思纳谷。由于途次暑风客邪内侵募原。营卫不和。致发疟疾。夫暑必兼湿。湿也。热也。皆气也气与邪搏。则清浊交混。升降自阻。古称湿遏必热自生矣。圣帝论病。本乎四气。其论药方。推气味。理必苦降辛通。斯热气痞结可开。消导攻滞。香燥泄气。置暑热致病之因于不治。不识何解。

川连 黄芩 花粉 桔梗 白蔻仁 郁金橘红 六一散

苦降能驱热除湿。辛通能开气宣浊。已经见效。当减其制。仍祖其意。

川连 桔梗 白蔻仁 浓朴 茵陈 茯苓皮 银花 白通草

间日疟。痰多脘闷。汗多心热。伏暑内炽。忌与风寒表药。

滑石 黄芩 浓朴 杏仁 通草 白蔻 半夏 栝蒌皮 知母

黄芩 草果 知母 半夏 生白芍 乌梅

(氏) 微冷热多。舌白。脘闷呕恶。暑秽过募原为疟。

杏仁 郁金 滑石 浓朴 黄芩 炒半夏 白蔻 橘红

舌白脘闷。寒起四末。渴喜热饮。此湿邪内蕴。脾阳不主宣达。而成湿疟。(湿疟)

浓朴(一钱半) 杏仁(一钱半) 草果仁(一钱) 半夏(一钱半) 茯苓(三钱) 广皮白(一钱半)

(二五) 疟止。面浮渐及脘腹。

苡仁 桑白皮 茯苓 大腹皮 姜皮 广皮

间疟。寒热俱微。此属湿疟。

杏仁(三钱) 浓朴(一钱) 桂枝木(五分) 飞滑石(三钱) 草果(八分) 炒半夏(一钱半)茯苓皮(三钱) 绵茵陈(一钱半)

(四八) 寒来喜饮热汤。发热后反不渴。间疟已四十日。今虽止。不饥不思食。五味入口皆变。初病舌白干呕。湿邪中于太阴脾络。湿郁气滞。喜热饮暂通其郁。邪蒸湿中生热。六腑热灼。津不营运。至大便硬秘。此为气痹湿结。当薄味缓调。令气厘清肃。与脾约似同。但仲景气血兼治。

此病却专伤气分。

炒黄半夏 生益智仁 绵茵陈 广皮 浓朴 茯苓

疟止。舌白。不饥。大便旬日不通。此皆留邪堵塞经腑隧道之流行。久延必致腹胀 瘕。

杏仁 白蔻仁 半夏 浓朴 生香附汁 广皮 茯苓皮 接服半硫丸二钱

脉右弦左弱。留邪未尽。大便粘稀。最防转痢。较七八日前。势减一二。但去疾务尽。苦辛寒逐其蕴伏。而通利小便。亦不可少。

草果 知母 浓朴 茯苓 木通 滑石

身痛。舌白口渴。自利。此湿温客气为疟。不可乱投柴葛。仲景有湿家忌汗之律。(湿热)

飞滑石 杏仁 郁金 淡黄芩 白蔻仁 防己

湿甚为热。心痛。舌白便溏。治在气分。

竹叶心 麦冬 郁金 菖蒲 飞滑石 橘红 化服牛黄丸

心下触手而痛。自利。舌白烦躁。都是湿热阻气分。议开内闭。用泻心汤。

川连 淡黄芩 干姜 半夏 人参 枳实

神气稍清。痛处渐下至脐。湿伤在气。热结在血。吐咯带血。犹是上行为逆。热病瘀留。必从下出为顺。

川连 黄芩 干姜 半夏 人参 枳实 白芍 炒楂肉

舌白渴饮。身痛呕恶。大便不爽。诊脉濡小。乃暑湿从口鼻入。湿甚生热。四末扰中。疟发脘痞胀痹。当以苦辛寒清上彻邪。不可谓遗泄而病。辄与温补助邪。

黄芩 知母 白蔻 郁金 蒌皮 浓朴 杏仁 半夏 姜汁 石膏

脉濡。口渴。余热尚炽。

人参 知母 石膏 竹叶 甘草 麦冬

热缓。不欲食。津液受烁。当和胃生津。

人参 五味 知母 橘红 炒白芍 半夏曲

疮家湿疟。忌用表散。苍术白虎汤加草果。

寒从背起。汗泄甚。面无淖泽。舌色仍白。邪未尽。正先怯心虚痉震。恐亡阳厥脱。议用仲景救逆法加参。(阳虚)

舌绛口渴。汗泄。疟来日晏。寒热过多。身中阴气大伤。刚补勿进。议以何人饮。

人参 何首乌

阳虚之体。伏暑成疟。凉药只宜少用。身麻属气虚。用生姜泻心法。

半夏 生姜汁 茯苓 炙甘草 南枣肉

阳微复疟。

桂枝 当归 黄 防风 鹿角屑 姜汁 南枣

(五三) 劳疟入阴。夏月阳气发泄。仍然劳苦经营。以致再来不愈。用药以辛甘温理阳为正。但未易骤效耳。

人参 当归 肉桂 炙草 川蜀漆 生姜 南枣

寒甚于背。阳脉衰也。

人参 鹿茸 炒当归 炙草 鹿角霜 官桂 鳖甲煎丸

(六一) 背寒。舌白粉胎。知饥食无味。此为无阳。温中下以托邪。

生白术 浓朴 桂枝 附子 草果仁 茯苓

照方去茯苓加人参炙草生姜。

寒热经月不止。属气弱留邪。以益气升阳。补中益气汤

生鹿茸 鹿角霜 人参 归身 茯苓 炙草生姜

(氏) 建中法甚安。知营卫二气交馁。夫太阳行身之背。疟发背冷。不由四肢。是少阴之阳不营太阳。此汗大泄不已矣。孰谓非柴葛伤阳之咎欤。议用桂枝加熟附子汤。人参桂枝汤加熟附子。

(氏) 二十岁。天癸始通。面黄汗泄。内热外冷。先天既薄。疟伤不复。内经谓阳维为病。苦寒热。

纲维无以振顿。四肢骨节疼痛通。八脉以和补。调经可以却病。

淡苁蓉 鹿角霜 当归 川芎 杜仲 小茴 茯苓 香附

(氏) 进护阳方法。诸症已减。寒热未止。乃久病阳虚。脉络未充。尚宜通补为法。

人参 生鹿茸 当归 紫石英 茯苓 炙草 煨姜 大枣

经邪不尽。寒热未止。缘疟久营卫气伤。脉络中空乏。屡进补法。仅能填塞络中空隙。不能驱除蕴伏之邪。拟进养营法。取其养正邪自却之意。

人参 当归 杞子 生白芍 茯神 桂心炙草 远志 煨姜 南枣

(妪) 脉弦缓。寒战甚则呕吐噫气。腹鸣溏泄。是足太阴脾寒也。且苦辛寒屡用不效。俱不对病。反伤脾胃。

人参 半夏 草果仁 生姜 新会皮 醋炒青皮

灵枢

经云。中气不足。溲便为变。况老年人惊恐忧劳。深夜不得安寐。遂致寒战疟发。当以病因而体贴谛视。其为内伤实属七八。见疟通套。已属非法。若云肺疟。则秋凉不发。何传及于冬令小雪。当以劳疟称之。夫劳必伤阳气。宜乎四末先冷。疟邪伤中。为呕恶腹鸣矣。用露姜饮。

阳陷入阴。必目瞑欲寐。寒则肉腠筋骨皆疼。其 篱护卫太怯。杳不知饥。焉得思谷。老年人须血气充溢。使邪不敢陷伏。古贤有取升阳法。

嫩毛鹿角 人参 当归 桂枝 炙甘草

前议劳伤阳气。当知内损邪陷之理。凡女人天癸既绝之后。其阴经空乏。岂但营卫造偏之寒热而已。故温脾胃。及露姜治中宫营虚。但畏寒不知热为牝疟。盖牝为阴。身体重者。亦是阴象。此辛甘理阳。鹿茸自督脉以煦提。非比姜附但走气分之刚暴。驱邪益虚。却在营分。

奇经曰。阳维脉为病发寒热也。

鹿茸 鹿角霜 人参 当归 浔桂 茯苓 炙草

正气和营疟战已止。当小其制。

人参 鹿茸 当归 炒杞子 沙苑 茯苓 炙草

疟后。脾肾阳虚。便溏畏寒。肢体疲倦。当防肿胀。

附子 白术 茯苓 泽泻 苡仁 生姜 大枣

阴疟已乱汗多。

桂枝 牡蛎 生黄 炙草 归身 五味 煨姜 大枣

脉沉。舌白。呃忒。时时烦躁。向系阳虚痰饮。疟发三次即止。此邪窒不能宣越。并非邪去病解。今已变病。阴冱痰浊阻塞于中。致上下气机不相维续。症势险笃。舍通阳一法。无方可拟。

必得中阳流运。疟症复作。庶有愈机。

淡附子(一钱半) 生草果仁(钱半) 生白芍(三钱) 茯苓(三钱) 生浓朴(一钱) 姜汁(五分)

一剂 此冷香真武合剂。

伏暑冒凉发疟。以羌防苏葱。辛温大汗。汗多。卫阳大伤。胃津亦被劫干。致渴饮。心烦无寐。

诊脉左弱右促。目微黄。嗜酒必中虚谷少。易于聚湿蕴热。勿谓阳伤骤补。仿内经辛散太过。

当食甘以缓之。(胃阳虚湿聚)

大麦仁 炙草 炒麦冬 生白芍 茯神 南枣

药不对症。先伤胃口。宗内经辛苦急。急食甘以缓之。仲景谓之胃减。有不饥不欲食之患。

议用金匮麦门冬汤。苏胃汁以开痰饮。仍佐甘药。取其不损阴阳耳。金匮麦门冬汤。去枣米。

加茯神糯稻根须。

脉右大。间日寒热。目 微黄身痛。此平素酒湿。挟时邪流行经脉使然。前因辛温大汗。所以暂养胃口。今脉症既定。仍从疟门调治。

草果 知母 人参 枳实 黄芩 半夏 姜汁

疟已过月。形脉俱衰。平素阳虚。虚则邪难解散。腹胀是太阴见症。治从脾胃。(脾胃阳虚)

人参(一钱) 半夏(二钱) 生于术(二钱) 茯苓(二钱) 草果仁(二钱) 淡姜(一钱)

邪伏于里。积久而发。道路已远。未能日有寒热。汗出不解。攻表无谓。平昔肛垂骱痛。必有湿痰阻隧。舌白不喜饮。治在太阴阳明。

炒半夏 浓朴 草果 知母 姜汁 杏仁

遗泄损阴。疟热再伤阴。声嘶火升。乃水源不充。易怒神躁。水不涵木之象。用何人饮。佐清阴火。(阴虚)

制首乌 人参 天冬 麦冬 知母 茯苓

(氏) 疟已半年。今但微热无汗。身弱自乳。血去伤阴。此头痛是阳气浮越。心痛如饥。晡热。都是阴虚成劳。若不断乳。经去不至为干血。则服药亦无用。

生地(三钱) 阿胶(一钱半) 生白芍(一钱) 炙黑甘草(四分) 麦冬(一钱半)

火麻仁(一钱) 粗桂枝木(三分)

疟后。心悸气怯。便后有血。是热入伤阴。用固本丸加首乌阿胶。

人参 生地 熟地 天冬 麦冬 制首乌 阿胶

阴液消亡。小溲短赤。皆疟热所伤。不饥不纳。阴药勿以过腻。甘凉养胃为稳。

人参 生地 天冬 麦冬 川斛 蔗浆 另服资生丸

自来阴虚有遗泄。疟邪更伤其阴。寐多盗汗。身动气促。总是根本积弱。不主敛摄。此养阴一定成法。(阴虚热伏血分)

熟地 生白芍 五味 炒山药 茯神 芡实 湖莲肉

脉数。疟来日迟。舌干渴饮。积劳悒郁。内伤居多。致邪气乘虚。渐劫阴气。热邪坠于阴。热来小溲频数。故汗多不解。议清阴分之热。以救津液。

活鳖甲 知母 草果 鲜生地 炒桃仁 花粉

脉左弦。暮热早凉。汗解。渴饮。治在少阳。

青蒿 桑叶 丹皮 花粉 鳖甲 知母

(十九) 用力失血。无非阳乘攻络。疟热再伤真阴。肌消食减。自述夏暑汗泄。头巅胀大。都是阴虚阳升。清火皆苦寒。未必能和身中之阳也。

鳖甲 生白芍 天冬 首乌 炙草 茯神

(氏) 疟热伤阴。小溲淋痛。

生地 鳖甲 丹皮 知母 茯苓 泽泻

(十五) 疟久后。阴伤溺血。炒焦六味加龟甲黄柏。

(十四) 阴疟后。内热。清骨散

阳气最薄。暑入为疟。先由肺病。桂枝白虎汤。气分以通营卫为正治。今中焦痞阻。冷冻饮料不适。热邪宜清。胃阳亦须扶护。用半夏泻心法。(热邪痞结)

半夏 川连 姜汁 茯苓 人参 枳实

汗出不解。心下有形。自按则痛。语言气窒不爽。疟来鼻准先寒。邪结在上。当开肺痹。医见疟治疟。焉得中病。(热邪痞结肺痹)

桂枝 杏仁 炙草 茯苓 干姜 五味

汗少喘缓。肺病宛然。独心下痞结不通。犹自微痛。非关误下结胸。陷胸等法未妥。况舌白渴饮。邪在气分。仿仲景 坚开痞。

生牡蛎 黄芩 川桂枝 姜汁 花粉 炒黑蜀漆

照前方去花粉加知母草果。

鳖甲煎丸(一百八十粒)

舌白。不大渴。寒战后热。神躁欲昏。而心胸饱闷更甚。疟系客邪。先由四肢以扰中宫。痰嗽呕逆。显是肺胃体虚。邪聚闭塞不通。故神昏烦闷郁蒸。汗泄得以暂解。营卫之邪未清。寒热漫延无已。此和补未必中窍。按经设法为宜。

白蔻仁 大杏仁 焦半夏 姜汁 黄芩 淡竹叶

寒热。疟邪交会中宫。邪聚必胀闷呕逆。邪散则安舒。当心胸之间。并无停食之地。夫不正之气为邪。秽浊弥漫。原非形质可以攻消。苟非芳香。何以开其蒙闭之秽